<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游龙化凤1
    入夜,整个平乐村都被火焰所吞没,虽不断有惨叫声从村中传出,但驻守在村外的府兵却不会有一人进去搭救。

     “此处怎么会生出这般祸端?”胡千户带着他的人马浩浩荡荡的赶来,他终究还是不放心这些当地募集的兵丁,但行至村口却见到了这般惨状,加之之前派来的兵丁横尸村口,不由的质问道。

     胡千户所担心的事情也并非是这些个村民的死活,而是那位大人剿匪之后又出现了这般的祸端,那他回京述职的日子有将要遥遥无期。

     熊熊烈火所吹出的热风炙烤着村口的这帮府兵们,胡千户已无法忍耐,但他却不想离开。在找不到能够解释着一切的理由前,他不能走!

     赵平凹看着千户大人愁眉苦脸的样子,便知道自己的这些事情并不被胡千户所知晓,便凑到千户身旁小声道:“大人可以说为残匪所杀,让小的这些个兵丁作证,想必苏州府必定不会怪罪的。”

     胡千户听完后眼睛一亮但随后便暗淡了下去,这是个主意却不是极好的。

     看见犹豫不决的胡千户,赵平凹从怀中掏出一枚金裸子,是他从村长朱宝忠家中翻出来的。

     “这是从土匪那所寻获的金银,成色正好,大人……”赵平凹指向了手下人看守的一个红漆的木箱子。

     箱子被兵丁们打开,箱中各种制式的银子反射出了火焰的光芒,此刻是多么的诱人与美丽。

     看到这些东西,胡千户不再犹豫,下令道:“安抚阵亡士兵,回营!”

     赵平凹命人抬着箱子跟随千户大人的队伍回去,而自己则要在村外看守还有无残余的“匪徒”。

     村中所发生的事情绝对不能走漏与别人知晓,胡千户虽然贪财却不滥杀,如被知道他与手下兵丁的作为,必会被送上断头台。

     这时候,几个人影忽的几个转身钻进了燃着烈焰的村中。

     火焰犹如一张大网铺满了整个平乐村,但也有没有完全燃烧的地方。

     三名土匪趁着包围在村外的府兵们送行千户的时候潜入了进去,他们要找到的是还有无残存的弟兄,因为刚才那声惨叫他们听出了是某个可能还活着的弟兄的。

     顺着已被大火烘烤的发烫的青石板路,三名土匪来到了村子的中央,他们被眼前的画面所震慑。

     堆积的尸体鲜红的似乎被鲜血所淋透,有些尸体被点着了散发出了特有的焦糊味。

     三名土匪压下心中的愤怒,也不管尸体上沾满的鲜血俯身翻找着,希望能找到还能发出声音的弟兄。

     就在土匪们正在拨弄尸体的时候,又一个人冲了进来。

     土匪么见状纷纷抽出武器,想要结果了这个人的姓名,但这名浑身湿透披头散发无法辨别年龄的人却先开口了:“都是来救人的,你们杀了我可就会耽误救一个人的时间了。”

     苍老的声音特别的威严,土匪们不知是被威慑还是被折服,纷纷放下武器全力寻找着还活着的弟兄。

     土匪毕竟是土匪,救人也只会救自己的弟兄们,而不会去看哪怕一眼那些个村民们。

     而老者却不同,他便是进来寻那些村民的,虽他只有孤身一人,寻找的效率却比那胡乱翻找的三人快得多。

     平乐村中的火焰不断扩大,原本村子中央的堆尸地火焰还只在几处,当四人寻找了一段时间后,火焰开始完全包围了村子中央那块不大的地方。

     老者身上的湿润已经不是当初浸润的河水,取而代之的是自己身上的汗水,他已快支撑不住,再找不到活着的便要离去了。

     “大哥!”另外一边,三名土匪发现了还有一丝气息的阿飞,将其周围的尸体全部扒开,把阿飞拽了出来。

     看见大哥的气息只出不进,土匪们都有些慌了。

     “快快将大哥带出去寻医师救治!”一个最年轻的土匪喊道。

     另外两名土匪觉着这是个可行的办法,因着大飞体型壮硕土匪们只能驾着小心的从尸体上翻越而过。

     “呃!”一个声音从一名土匪的脚下传出,但土匪们并不在意这个,他们想要快点将大哥送到医师那里。

     但这个微弱的声音却被老者的耳朵所捕捉到,循着音老者跑到了那块地方。

     翻找了一刻,老者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朱瞻盼,他的脸上已被血液浸湿辨不清五官,但胸口还在微微起伏波动。

     将周围的尸体拨开,老者几乎用尽了体力,正当要将朱瞻盼的身体拖拽出来时,却发现丝毫无动。

     老者俯身皱眉仔细辨别,原来朱瞻盼的一只手紧紧攒着一具尸体的小手。老者认识,那是这个少年爱慕的少女。

     “你们过来帮我把他抬出来!”老者朝着以快消失在视线中的三名土匪喊去。

     虽然火焰燃烧的声响让说话的声音难以辨别,但他们还是停下了脚步转回身子。

     “老头,没事瞎吼吼的小心把外面那些个兵引进来。”其中一个土匪恶狠狠的回道。

     土匪话没说完老者已经奔至他们身前:“帮我把那名少年救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土匪们听到后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即大笑了起来。

     老头看着三名无知的土匪,淡淡的说道:“你们所救之人如无我相帮,必活不到你们找到大夫!”这句话半带诚心半带威胁,但说的句句属实。

     此处距苏州城十五里,就换做是平日也要走上好些时候,现在可是夜半村外还有府兵守着。

     看着衣衫褴褛的老头,再看了大哥的现状。留下一名土匪托着阿飞,另外两名飞一般的奔至原来的尸堆中。

     老者看到土匪们这般听话,便走到阿飞身前朝他的胸口猛捶了两下。

     “哇……”

     一口乌黑之物被阿飞吐了出来,随即呼吸也变得稍稍匀称了起来,那名拖着阿飞的土匪开始相信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了。

     就这刹那,大火已蔓延至朱瞻盼之处,他右臂的大半已被炽热的火焰烧黑。

     “老头,拽不动,不如砍了手臂再带走把。”一名土匪已经抽出长刀,对准小兰的手臂就准备砍下。

     “那就两个一起带走!”在不远处的老者喊叫道。

     即使救不活带出一具完整的尸体也是对朱瞻盼母亲一饭之恩的报答,老者如是想到。

     虽不想带着两具尸体,但土匪们看到大哥此刻的情况似乎比刚才好些,便也无奈的将两个双手紧连的少年少女背在身后。

     再次穿过青石板路,透过火焰的围墙朝村口望去,原本守在村口的兵丁已经离去,便纷纷鼓足一口气冲出了火焰。

     …………

     村外两里外的一条沟渠旁,一座矮小的土地庙于此伫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