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月惜的创口贴
    夕阳西下,灼烧大地整整一日的太阳也疲惫的躲到了云后,斑斓的彩霞洒在大地,宁静安详。

     “吴浩,你确定这墙我们翻得过去?”彩阳技术学院的后门处,带着眼镜,有些微胖的刘庞有些发虚的看着眼前足有两米五高的铁栏围墙,有些害怕的对着一旁的吴浩说道。

     蔑视的看了看一旁的刘庞,吴浩可是彩阳技术学院有名的田径运动员,长跑短跑,跳高跳远都能行,身体自然很好,别说这铁栏有很多可立足的地方,就是平滑的石墙,他也有把握翻过去。

     “我说你这脑袋也真不知道怎么长的,不翻墙,难道我们还要去侧门那里找那几个保安玩躲猫猫呀,这里离宿舍也就几十米的距离,翻进去直接会宿舍开黑呀,要是去侧门,少说走半小时,现在都六点四十了,你过去人家门都关了,难不成你还走回来?”翻了个白眼,吴浩小麦色的脸上满是不屑,对自己这跟班实在有些无语。

     “可,可是我怕我爬不上去呀。”刘庞很无奈,他体重一百五十多斤,虽然也不算太胖,但身体的灵敏性确实是有些不够看,这两米多的铁栏还真有些难为他了。

     “没事!大不了我上去之后拉你一把就是。”说完也不在多言,嚼了嚼嘴里差不多没味道了的炫麦,退后几步,一个冲刺,一步蹬在铁栏的连接处,纵身一跃,双手便抓住了顶端的铁栏,随即双手一撑便蹲在了墙头。

     “快来,慢着点,我拉着你。”四下看了看,发现每什么人之后,吴浩顿时对着下方的刘庞轻叫道。

     “嗯,嗯。”刘庞一手抚着铁栏,一手抓着吴浩的手,左摇右晃,满头大汗的这才爬上了铁栏。

     “哈哈,你个胖子,平时叫你锻炼你还不听,看看,翻个墙都累成这样。”说着感到嘴里的炫麦又没味又碍事,对着下方的草地就吐了下去,随后也不含糊,纵身跃下。

     “我靠!”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吴浩吓得差点一拳打过去。

     银黑色的卫衣,暗灰色的牛仔裤,黑色的背包,最主要的是,他妹的,大夏天的这丫的还扣着黑色的连衣帽,独独留下小半张脸,我靠,装阿飘呢?

     “你他妹的谁呀?”

     这人不是叶幕又会是谁?看着眼前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吴浩,又看了看他身后被吓得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刘庞。

     “我妹比我小两岁,年芳十七,长得比我帅那么一丢丢,至于我,我是翻墙的路人甲,麻烦让让。”说完,叶幕不再理会吴浩,走到铁栏下看向了上方占着位置不下来的刘庞。

     “我靠,比我还嚣张,小子,你有种,你知道我是谁吗?”愣愣的听完叶幕的回答,吴浩只觉得世界好奇妙,这句话原来还可以这样答?随即不服的转过身看向了一身黑的叶幕,仰着下巴说道,心中也是一阵咆哮,什么叫做你比你妹帅一丢丢啊,怎么会有这样自恋的人呀,你哪里帅了,我这雪亮的双眼镜怎么没看出来,而且,女生是用漂不漂亮来形容的好不好?

     内心一阵咆哮,吴浩却也是看向了刘庞,铁栏上能够站立的地方十分有限,加上刘庞本来就胖,呆了那么久还不下来,待会体力不足,可就更难下来了,说不得还会有危险也不一定。

     “刘庞,你先跳下来呀。”

     “我,我不敢跳呀,好高!”刘庞有些‘丰满’的脸颊上次课已然满是汗珠,对于他这样的体型来说,翻墙还真是技术活啊。

     “我去,你先踩着铁栏上的圆环,然后再跳不就不高了吗,笨呀!”无语的看着刘庞,吴浩发现英明神武的自己完全被刘庞的笨给拉低了,这不,本来还想找叶幕的麻烦一下,现在可好,被刘庞这样一搞笑,他都不好意思说什么狠话了。

     擦了把额头的汗水,刘庞一首紧紧的抓住铁栏,一手拉着徒有其表的防盗铁刺,一摇三晃,慢吞吞地落下了地面,看得叶幕和吴浩都是不由的敬佩,原来翻个墙还能那么累的呀,看看这娃,一手的汗水都快可以洗脸喽。

     看着刘庞下到地面,叶幕也不再浪费时间,之前在地图上他就发现若是走学校正门,东转西转,可能一两个小时都不一定能到睦羊人酒吧,然而从学校背后的这面墙翻过去,最多也就是二十分钟就能到了,也正是这样,他才从四点钟拖到了现在,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

     毕竟,在他想来,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十分重要的,若是他今天去见到了潘于晴,结果人家一看他邋遢得不行,可能之后就算他找到了足够的资料证据,人家也懒得相信他。

     没有理会身旁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吴浩两人,叶幕悄然退后一步,随即猛地窜出,却突兀的感到脚下一阵湿滑,不过他也不在意,想来就是一块小石头之类的吧。想着,叶幕一脚蹬在铁栏之间的铁环上,整个人顿时就蹲在了铁栏之上,然而这时,叶幕脚下突然一滑,连忙抓住一旁的防盗尖刺,却不想,上面此刻还沾着不少刘庞的汗水,一下子竟然没抓稳,整个身体顿时倾倒。

     不过身为在末世不停厮杀生存的他,还是最快的做出了反应,空余的左手猛地抓住另一边的铁刺,这才稳定下了身体,不过这身体毕竟不能与末世之后的身体相比,灵敏度还是太差,这样的一个动作竟然让左手被铁刺划破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鲜血顷刻间便浸出了皮肤,染红了小半个手背。

     暗骂一声倒霉催的,叶幕却知道也不能怪刘庞,随即又看了看脚下,竟然又看到一块口香糖,顿时脸上一黑,这尼玛的运气,足以逆天了,回头看了看也是吓了一跳的两人,无语的摇了摇头,这才利用尖刺抹去了脚下的口香糖,纵身跳下了铁栏。

     “见鬼的运气呀……”看着手背的鲜血,叶幕虽然不觉得痛,但这样一手鲜血的出去显然不好,只得边走边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张纸巾擦拭着手掌,随后又简单的用一点纸掩盖住伤口,这才拿出他那台奇怪的手机,打开电子地图看了过去。

     很快,太阳终于彻底落山了,一盏盏路灯骤然亮起,一路上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喧闹小商店,络绎不绝的车辆,嬉笑打闹的熊孩子,还有公园暗处里不时秀恩爱的情侣。

     看着这一切,叶幕微微一笑,要知道,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可是整整十年没见到了呀,如今看来,不管是那些逗比熊孩子,还是到处撒狗粮的情侣,都是那样的可喜,至少,这一切都显示着华夏的繁华,而不是末世的絮乱,在那时,别说看熊孩子了,就连你想吃狗粮都吃不到,那时的人类几乎都在为不被吃掉而疯狂,哪怕有男女之事,那时大多也只是一中发泄了。

     这时,一个短发小女孩突然背着手一跳,仰着小脑袋看向叶幕,随即嘟着粉嘟嘟小嘴看向了叶幕的左手。

     “叔叔,你的手怎么啦?”

     叶幕石化了,生无可恋的看了看左边的路灯,又一脸迷惘的看了看天空,内心不停的翻滚,叔,叔叔!?穹牙呀,主神呀,天道呀,我刮了胡子的好不好,你们看看我,你们好好看看,我才十九岁的身体好不好,正是闭月羞花,呸!玉树临风,青春年少呀,怎么就成叔叔了?

     “嘿,小不点,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叔,呸,贫道我如今年方十九,虽说不算年少多金,放荡不羁,但贫道自认为还是足够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你怎么能叫我叔叔?”

     林月惜眨了眨明亮大眼睛,随即轻轻地笑了起来,一双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眸顿时弯成了两个小月亮,粉嘟嘟,有些微婴儿肥的小脸显得格外天真可爱。

     “叔叔玉树临不临风月惜不知道,但我知道叔叔绝对够闭月羞花就是啦,嘻嘻!”说完,林月惜也不管再次被莫名暴击的叶幕,伸出一双小手就拉起了叶幕的左手,轻轻地揭下那掩盖着伤口的纸片,微微吸了口凉气,又对着叶幕的伤口轻轻吹了几下。

     “月惜以前一直听姐姐说,要是受伤了,只要轻轻吹一下就不会痛啦。”说着仰头对着叶幕咧嘴一笑,暖黄的灯光洒落在她的脸上,顿时让叶幕愣了一下。

     叶幕发誓,他绝对不是什么萝莉控,但,咳咳,这小女孩……也太可爱的吧!在末世里,叶幕虽然表面没有多大的改变,但看过人性可怕的他,早已经在那末世的十年里习惯了尔虞我诈,在那末世里,别说小女孩了,就是一些看上去才五六岁大小的孩童可能都会算计你。

     微微一笑,叶幕也是放下了心中下意识的防备,蹲下身故作恶狠狠地揉了揉月惜的小脑袋。

     “喂,坏蛋,别揉我头发,我姐姐说了,被人揉头发会变笨的……喂!”

     两分钟后,叶幕和林月惜坐在马路旁,看着手上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无奈的笑了笑,看着身旁如同生气的小老虎一般撅着嘴的林月惜,叶幕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这样,不过林月惜倒也不是真生气,虽然要了叶幕一口,实则也没有用多大力。

     “你说你叫林月惜,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里晚上可是有很多坏人的哦。”看着撅着小嘴的林月惜,叶幕不觉发笑,故作坏笑的问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大人总喜欢自以为是,人家今年都十二岁了好不好,好人和坏人我还是能分辨的。”对着叶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林月惜又有些疑惑的看向叶幕,道,“再说了,就算有坏人不是还有你吗,那么大一个,你可别告诉我你连坏人都怕。”

     闻言,叶幕一阵汗然。

     “我说,你怎么就看出来我不是坏人了,说不定,哥哥我就是一个人口贩子也不一定哦。”说着叶幕又故意摆出了一个‘我很坏’表情,却是把林月惜给乐惨了。

     只见林月惜捂着肚子指着叶幕咯咯笑了起来,半响之后这才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哪有坏人穿你这样的呀,一身黑不溜秋的,就差把坏蛋写脸上了,你说,坏蛋哪有那么笨的呀?”

     叶幕再次被黑线笼罩,他突然发现,这小丫头真心一点也不可爱,我这是格调懂不懂!

     心中无力的咆哮一声,叶幕看了看不远处的睦羊人酒吧,发现才刚开门,想了想觉得还是得狠狠地吓唬一下这丫头,让她知道,他叶幕也不是好欺负的。

     “给,笨叔叔,虽然吹了一下应该不痛啦,但最好还是贴上呢,不然看上去可难看了。”

     呆呆的看着林月惜突然递过来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印着机器猫的创口贴。

     “怎么啊,不要么,不要我可就丢啦啊。”说着,林月惜斜斜靠在一旁的灯柱上,一脸嫌弃的表情。

     哑然失笑的看了看偏头看向远处的林月惜,叶幕顿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你的易达吗?

     接过创口贴,看了看上面的机器猫,叶幕心想,果然还是个小屁孩呀,虽然都快成妖精了,却也免不了童心,想了想,叶幕也就将之撕开,贴在了左手手背的伤口上,随即看想了不远处的牧羊人酒吧,却见已经开始营业了。

     想了想,叶幕转头又揉了揉林月惜的头发,不过不同于之前,这一次,力道轻了许多,却也弄得林月惜微微吐舌,一脸微红,不快的低哼了一声。

     “我叫叶幕,虽然不知道你这小妮子究竟搞什么鬼啦,但是不管了,你这小妖孽朋友,我叶幕交了,好了,哥哥我还有事,先走啦哈。”

     听到叶幕的话,林月惜顿时谢了一口气,该死,竟然被这笨家伙看出来啦,好恐怖的,姐姐,任务失败,这可不怪月惜啦,月惜先战术性撤退了啦!

     想着,林月惜顿时歪着小脑袋,精明的大眼睛转动了一下,憨笑着点了点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快速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家小卖铺。

     摇头看了看林月惜行走的方向,叶幕再次哑然失笑,真是个聪明的小丫头,BOSS明明是在停在路灯不远处的那辆红色宝马X6里,却故意走向毫不相关的小卖铺。

     然而就在这时,一辆保时捷跑车却猛地从弯道外冲出,以至少一百五六的速度飞快的从马路中驶过,惊得行人纷纷侧目。

     这还不算,紧接着,一辆白色阿斯顿马丁竟然也冲了出来,然而与前者相比,这辆马丁的驾驶技术简直像垃圾,只见它一转弯,整辆车就失去了控制,赫然告诉驶向了人行道,在与一颗绿化树擦肩而过之后,直接撞向了正向小卖铺走去的林月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