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初涉修真(一)
    见苏正态度有些犹疑,绵绵连忙抱着苏正的脖子开始蹭,“爹爹你就答应吧,绵儿不想再生病了。”

     软软糯糯的嗓音再加上绵绵的撒娇功力,苏正犹疑的态度立刻坚定起来,“好好好,爹爹答应你,不过爹爹的丑话可说在前头,这修炼一事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到时候你想反悔爹爹可是不会答应的。”

     “是,保证不会让爹爹失望的。”绵绵连忙敬了个苏正看不懂的礼,婴儿肥的小脸上严肃的很。

     苏正摇摇头叹息一声,“闭上眼睛。”

     绵绵连忙闭上眼睛,只觉得眉心一根手指轻触,一股清凉之感顺着眉心进入她的脑海之中,眼前就像划开迷雾一般,只觉脑海之中自成一片空间由原来的混沌不清变得清晰透明。绵绵可以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脑海里一个个字符从眉心进入串成一串串金光闪闪的文字,然后化成一颗小小的珠子悬挂在了角落。

     “这是你要学的文字和修真基本知识。”苏正放下抵在绵绵眉心的手指,“爹爹先放在你的识海,等会儿爹爹走了你可以慢慢学习。”

     说着又掏出两本书、一盒满满的灵石还有几瓶丹药。

     “这两本书,一本是《炼体术》可用于强身健体,一本是《体内经脉循环术》,专门为修炼打基础拓宽经脉之用,绵儿你身子弱,爹爹不建议你马上开始修炼,先打上一年的基础,基础夯实了,日后的修炼也可轻松很多。”

     “这几瓶丹药有辟谷丹,归元丹,通脉丹,具体的用处和用法,刚刚传给你的东西都有记录,你学会之后再服用,这辟谷丹爹爹特意炼制成各种水果味道的,这样绵儿吃起来就不会觉得难吃了。”

     “还有这些灵石,是用来启动这座小院的阵法的,阵眼就在你床头的那个莲花芯处,只要把灵石嵌入就可以了,阵法一旦启动,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修炼了。”

     苏正指着几样东西耐心的跟绵绵讲解着,让在一旁听着的绵绵心里一阵温暖,初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恐慌和不安渐渐消退。

     虽然在记忆里看过苏正对苏绵的疼爱,可是绵绵亲身经历的感觉却是不同的,虽然苏正真心疼爱的不是她绵绵,可是她现在就是苏绵啊,苏绵的消失不是她的意愿,可是在她最需要温暖和支持的时候,苏正的爱切实的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有责任也必须回报苏正的疼爱。

     现在想想,前世苏绵死后,最伤心的莫过于眼前这位父亲吧。可是他还是忍着心里的悲痛调查着苏绵的死因,好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报仇。可是,跟女主作对的又有几个有好下场呢?

     绵绵默不出声的抱住苏正的脖子,为这个为女儿付出一切的父亲感到难过。

     “怎么了?”苏正疑惑的看着绵绵,怎么刚刚还兴奋的宝贝儿情绪突然变得这么低落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舍不得爹爹。”绵绵蹭了蹭苏正的脖子,闷声闷气的说道。

     “呵呵。”苏正轻笑一声,“又开始娇气了,刚刚是谁信心满满的跟爹爹保证的?”

     “绵儿才不娇气。”

     “好好好,爹爹的绵儿一点都不娇气,绵儿最听话了。”

     “恩。”

     “呵呵……”

     **************

     送走了千叮咛万嘱咐的苏正,绵绵连忙爬到床头,粉色的绸缎帐幔下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朵金色莲花的雕饰,绵绵拂开帐幔,七朵盛开的金莲出现在绵绵的眼前,对着如此栩栩如生的雕工,绵绵暗叹一声,然后在最中心的一朵金莲中心轻轻一按,莲心出现一个正好可以安装灵石的凹陷。

     绵绵将一块灵石嵌入里面,只觉周围一阵晃动,绵绵穿上鞋子跑到院子里一看,一个透明可见的结界已经将整个小院都罩了起来。

     这场动静显然惊动了很多人,即使绵绵没有修炼,也可以感觉到很多神识落在了这里,大多都是温和慈祥和略带疑惑的,看过之后就撤了回去。绵绵转身的时候,正好看见面带惊讶的林依依,她显然是急匆匆赶过来的,气喘吁吁地靠在院子的门口。

     这是绵绵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女主,一身纯白色的流仙裙,淡黄色的流苏点缀在上,在阳光下闪着微光,外面罩着一件上好的狐狸毛斗篷,清秀白皙的脸蛋微红,一汪清水般的眼睛里满是焦急和淡淡的慌张,嘴巴微张似乎想叫她的名字,却因为气喘而发不出声来,急得脸蛋越发红润。

     绵绵扫了一眼就转身进了自己的闺房。

     这一世,因为绵绵的到来,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去叫了苏正过来,没有了林依依的探望也没有了绵绵跟苏正的请求,让林依依的一场打算全部落了空。

     苏绵年纪小不懂,一个外人是不允许学习苏家功法的,功法一旦外传有如叛族,可是苏正还是说服了苏家人,这里面固然有苏家人溺宠苏绵的原因,但多数的还是因为苏正付出了一定代价的结果,这些都是幼小的苏绵所不知道的。

     可是林依依却是知道的,她已经十岁了,可以算是一个小大人了,在苏家呆了这两年,她清楚的知道苏家的家规,明白这次她可以修炼苏正付出的代价和苏绵为她做的努力,可是她的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谢意,只觉得这是自己辛苦算计来的,得到这一切是理所当然。

     绵绵对此嗤之以鼻,苏正固然是为了苏绵,可是好处切切实实的落在了林依依身上,而且苏绵是为了她林依依才去求情的吧,如此大的因果,林依依不回报也就罢了,还设计害人就更让绵绵恶心了,这样的人居然是女主也太匪夷所思了。

     而且,林依依所使的手段绵绵也不能苟同,把一个五岁小孩子大冬天推到冰湖里,不说会不会淹死,如果不是因为在修真界,就是冻也冻死了吧。

     这心狠的,绵绵也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