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游龙化凤2
    “快些将酒灌入他的口中!”苍老的声音明显疲惫,已是强打精神指挥。

     一名土匪将从附近村子买来的水酒灌入阿飞的口中,只要被吐出来便继续灌,这使得不大的土地庙里弥漫着浓稠的米酒味。

     金黄的阳光从破烂的窗子射入了庙中,瞬间将黑暗所驱赶至角落,四人紧锁的眉头稍许放松。

     阿飞经过一夜的救治已无大碍,但还有一个情况却不乐观,老者阴着脸拨开了盖在被放置一夜无人照看的朱瞻盼身上的干草。

     作为医者不能意气用事,先救能够救活的这是他师傅一直教导的,武当开宗立派以来所提倡的。

     “死了把?”土匪们看到了大哥的好转也放下了绷紧的心弦,盯着那具已经成为尸体的少年说道。

     老者双指按在朱瞻盼脖子上,已无脉动,确是死了……

     此刻的土匪看老者的目光中充满了敬意,其中一个土匪拱手道:“先生救命之恩,小的们必当舍命相报,还不知先生的姓名。”

     老者低头继续检查着朱瞻盼与小兰的尸体,随口回道:“无名无姓,称呼居净便好。”

     看着昨晚艰辛就出的少年,再看被少年紧紧攒着手的少女,居净轻声悲叹。

     掏出四枚铜钱,居净朝地上一丢,看似随意但其中却有无尽的学问。四枚铜钱不约而同的叠在了一起,真是前所未见!

     “咦?”

     居净掐指卜算,之后的结果却让他吃惊。

     “游龙化凤……”

     朱瞻盼的命格改变了,但这人却已身死如何还有以后之事?居净不解。

     “居先生不必愁苦,这少年少女我们便帮忙埋了,也是报答先生您的恩情。”土匪们将阿飞安置妥当后便跑到两具冰冷的尸体旁,将两具尸体捧了起来,想要出去随意找一处挖了浅坑埋掉。

     就在尸体被抬起来之时,小兰的尸体却抽动了一下。

     一名土匪以为是自己眼花,在赤裸的小兰身体上又来回的按捏了一遍,并未发觉异常。

     “将他们好生安葬在一起,出去买些纸钱少了,也是对他们的尊重了。”居净收起地上的铜钱依靠在了破墙边,一夜未眠让他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体力有些不支了。

     土匪们应了,找了快庙中的破布将赤裸的尸体包裹便准备抬走。

     就在这时,尸体再一次的抽动过了起来。

     “这……这在动!”年轻的土匪看的真切,已经冰冷的尸体刚才确如活人一般的动了起来。

     另外两名土匪大笑道:“你还是留下休息好了,如你这些话儿传出去,以后我们便莫想要在这太湖边上混了。”年长的土匪们认为这些都是年轻人不想碰尸体的借口,便让他留下。

     当两具尸体被堆叠着抬出庙门一半时,被阳光所包裹的尸体再次的抽动,这一次那两名年长的土匪也见到了。

     “妈呀!”土匪们将尸体丢了迅速的退回了庙中。

     刚才闭目的居净睁开眼,也看见这不寻常的一幕。

     朱瞻盼艰难的翻过身子,当她睁开眼的那一刹那,金色的阳光差点将他击晕,用手掩住光线的直射,朝着土地庙中爬去。小一会儿后,双眼适应了土地庙中的光线。

     第一眼,朱瞻盼看见的是一名温笑和睦的老者拄着一根树根一般的拐杖,但随着眼睛的恢复,她便看清了那只是一尊泥像而已。

     环顾四周,看到了躺在角落的阿飞,那些个熟悉的土匪,还有那名神秘的老者,是在做梦么?朱瞻盼这般想到。

     “老先生,这可怎么办?!”土匪们已经抽出了短刀,在他们心里这可比活着的官兵还要可怕。

     居净皱眉凝视着那名“死而复生”的少女,昨夜已然死去的人怎么会在今早活了过来?

     “先生?”朱瞻盼朝着老者喊去,她觉得脑中那些可怕的场景都是一场噩梦,因着睁开眼后所见都已是昨晚死去之人。

     居净并未回答,而是起身走至少女身前,提起她的左手放在耳边。

     “噗通……噗通……”

     多么鲜活的脉搏,居净听到了原本已成为尸体的少女再次出现的脉搏,激动之情全都写在了脸上。

     朱瞻盼很奇怪老者的这一举动,便准备坐起身来,回家向母亲报道,应该很久没有回去了。但当她起身之后,却看见了自己!

     “我?怎么躺在了这里。”几乎是尖叫着,朱瞻盼一下子便站了起来。

     “姑娘此言何意?”居净看到少女这般激动与吃惊,有些诧异。

     “那是我,那我又是谁?”朱瞻盼看着自己躺在地上,被吓着连着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了地上,落地的疼痛让她感觉到了自己还活着,原本裹在身上的破布掉落到了地上,露出了少女的胴体。

     “这姑娘怎么了?是不是昨晚被那些个兵丁弄傻了。”土匪带着怜悯盯着惊慌失措的少女,她身上的斑痕揭示了昨夜受到的对待。

     春天的风儿灌进了破旧的小庙,未着寸缕的少女似乎觉得有些冷了,便俯身想看身上的衣物。

     这是?朱瞻盼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并没有衣物。两边胸脯隆起的好似少女一般,再往下看去,双腿之间和以前不同,并没有男人的象征,而是看到了红肿的一片,仔细感受似还有些疼痛。

     修长的胳膊上布满了红青色的斑块,仔细观察了一圈不止是胳膊,全身都是这样。

     “到底发生了何事?我是谁。”

     在土匪们眼中,少女已然疯了。疯狂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惊愕,忧伤,痛苦全部从她的表情中流露给他人。

     居净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所发生的事情已然不是他这些年来的阅历所读可以解释的,他能感觉到在那名少女体内的并不是本尊。

     游龙化凤,腥风血雨!这一卦难道是这个意思?

     “杜瞻盼,你可无异样?”居净试探着问道。他也觉得自己是疯了,他所想的事情也只出现在师兄所珍藏的书中所载,并无人真实所见所闻。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朱瞻盼将头转向了声音的来源,她看到的是表情惊恐木讷的老者。

     三名土匪看见少女居然应了叫喊,纷纷举起手中的短刀,他们认为这是怨灵附在了尸体上来找活人索命的。

     此时的破庙内静的可怕,粗重的喘息与心脏的跳动声音是那么的明显。

     “先生可知这是为何?”朱瞻盼已经从刚才的惊慌中稍稍缓和,她现在只能向母亲一向尊重的老者讨教。

     这声音?!因为没有了外音的干扰,朱瞻盼听的真切。这不是小兰的声音吗!怎么自己说话的声音和那心爱的少女这般相似。

     居净没法解释,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叹道:“再活一世……”

     ……

     “居先生,附近村庄中只能买到这些,您不要嫌弃。”一名土匪将一只烧鸡放在了坐在地上不断卜算的居净身旁,并恭敬的说道。

     而正裹着破布发呆的少女身旁也有一只烧鸡,是那一名年轻的土匪放的。随后土匪三人便靠近了阿飞撕扯起了自己的烧鸡,还不时的将目光回荡在居净与少女之间。

     无论怎么演算,复活少女的命格与清晨死去的朱瞻盼命格一般,而此时的在一旁的尸体,已然算不出命格了。

     “游龙化凤……”居净犹豫了许久还是说了出来,但他却只说出了前四个字。

     刚还呆愣的少女听到后也不言语走到了少年的尸体旁,伸出玉手抚摸着尸体满是血污的脸。

     “游龙化凤……呵呵,呵呵呵。”

     少女呆傻的笑又让土匪们紧张起来,他们始终认为少女是被怨魂附体。

     “先生,我脑中所记昨夜之事全然真实?”朱瞻盼的话中透着无尽的悲凉。

     收回铜钱的居净摇头叹道:“全然真实,世上已无平乐村。”

     “有一事相求,请问先生可否相帮?”朱瞻盼俯身朝居净拜了下去。

     “但说无妨。”居净将少女扶起,将因着俯身跪拜而掉落的破布重新覆在了少女的身体上。

     朱瞻盼指着地上冰冷许久的尸体,低声道:“可否帮我将其埋葬……”

     春风吹岭,万物复苏。

     这般时节,一名少女正照着沉寂的沟渠,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晰,容貌清心秀丽,轻翘嘴角便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

     忽的,平静的沟渠泛起的波澜,原是少女的泪珠续续的落在水面。只是一刻,波澜停止,少女抹去眼泪便离去了。

     土地庙外的墙角边,三名土匪用短刀挖出了一个浅坑,浅的只有一尺。

     “姑娘,我们没有工具只能挖到这般深。”土匪们说话略带着小心,他们不想招惹这少女。

     “可以了,请诸君帮着埋了把。”朱瞻盼仰头闭上了眼,她害怕再看一眼眼泪便会流淌而出,她现在不需要这些多余的东西。

     居净在一旁将这些看的真切,他摩搓着手中的铜钱,心中无比的混乱。

     就在尸体被一个小土包所完全覆盖之后,居净将手中的铜钱洒在了土包上。

     “老朽此后再不窥命问道。”居净撒完铜钱后便转身而去步履潇洒。

     朱瞻盼将身上的破布裹得紧了些,朝着平乐村的方向跑去。只留下三名土匪累的喘气,看到两位奇人的离去,他们的心顿时安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