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匪2
    说是布衣也确实有些不妥,但相比之前那些身披锁子甲与罩衫的兵士相比,府兵们的所着的布甲实在没法入眼。

     趴在地上的十几名土匪只感觉到了地面的颤抖,随后便被府兵们提了起来,而他们身上的衣物被撕扯成布条将他们绑了个结实。

     “将这些个土匪带回去押入大牢等待问审。”胡千户待刚才那位大人走了之后,便如同大赦泄了气一般,说话的声音明显正常的许多,可能是不再故意抬高声调所致。

     村子的中央,除了尸体与鲜血外,剩下的只有蹲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土匪们与不知生死的阿飞。

     满地的狼藉与血液残肢让这位许久没有披上战甲的千户大人略显反感,他可是希望能够安稳的混完这五年之后回兵部,被发配下来的滋味他是受够了。

     而此刻在不远处的村长朱宝忠与朱瞻盼身体也在不由自主的颤抖,他们从未见过这般场面,可能此生难忘。

     “事情平息,待我向大人问询一番。”朱宝忠似是自语,似是说与朱瞻盼听。

     朱宝忠与胡千户约好,待平定匪徒之后一定帮他引荐贵人,指不定可得一官半职。

     没等朱瞻盼反应过来,朱宝忠便朝着那个骑着马盔甲华丽的将军那跑去。

     在太阳的照射下,鲜血所反射出的颜色近乎将村子中央的建筑全部染红,浓烈的死亡气味灌满了整座村庄,胡千户终于无法忍受了。

     “赵平凹在否?这些事情就交与你们的人处理了,我先回府。”胡千户话音未落便已驱马行至好远,他的兵士也都跟随着他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村子。

     权利再一次进行了交接,只是这一次是上级对下级的命令。

     赵平凹因着常年赌博酗酒行走妓坊而导致身体亏空,如不穿着厚重的甲胄,可能便会被认为是行走的骨架,白的过分的皮肤上深嵌着两只灰黑色的眼珠。

     看着这些个土匪,赵平凹心中不快。为何好事都是别个百户的,而自己身为一个百户却永远得到的是这样的差事,他需要一个功劳,大功劳!

     正当赵平凹为自己的“境遇”鸣不平的时候,一个圆滚的胖子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看到一个与胡千户不同的“将军”。朱宝忠是有些后悔过来的,听闻其他兵士说千户大人刚走,那么他便更后悔,早知快些过来了。

     犹豫了一会,朱宝忠还是开口了:“大人,您还需要小的做些什么?”既然千户大人走了,那跟这位大人说也是一样的,这些人儿都是一个府里的,应该不差。

     看着油光满面的圆润胖子,赵平凹心中不平燃起,便正声道:“匪患已除,可将村民召回清理血污。”

     “是的,是的。”朱宝忠答应的极快。

     忽的发现少了些什么,赵平凹补充道:“今儿剿匪却是辛苦,可否找一个地儿休息片刻?”

     果不其然,朱宝忠隐藏着笑,呵呵的道:“大人的辛苦小人看的到,请到小人家中休息片刻。”

     “你们便在这边好生的看着这帮匪徒。”赵平凹朝手下下达命令,随后便跟着朱宝忠离去,身后还带着六名兵士。

     朱瞻盼跑到了井边,因为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少年,兵士也不阻拦便让他接近那些个被堆积在井边的土匪尸体,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如没有事。

     阿飞被一具尸体压着,他的脸发青色犹如过节时吃的青团一般,而原本壮硕的身躯此时已瘦了一半,青黑的血液不断的从小腹的伤口处向外流淌,看来是活不过来了。

     看见阿飞的惨状,朱瞻盼忍住即将流淌而出的眼泪,他害怕,第一次看到死亡,看到生命如此的脆弱。

     而此时的朱瞻盼,正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一面母亲在家是否需要自己去探望,另一面小兰与两名土匪回了家去,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

     在这样的选择面前,他想起家中还有武艺高强的父亲必然无事,那么现在放心不下的便是早已归家的小兰。

     想到这里便顾不得那么多,他跑了起来,位于村边小兰的家中狂奔而去。

     “小兰!”朱瞻盼一把推开了小兰家的大门,却发现家中除了被放至在院中的板车外并没有一人在屋外,三间破旧的有些不堪的屋子也无任何有人的动静。

     “小兰?”朱瞻盼小心的靠近主厅的门边。

     忽的,门突然敞开里面伸出四只大手将他拽进了屋。

     “大哥平日这般对你为何要陷我们于死地?”一个声音被压得极低,但却能从中听出无比的愤怒。

     朱瞻盼的咽喉被人急用力的扣着,想开口解释却发现发不出一个字。

     “想必事情必有缘由。”另一个声音的出现让情况有所好转。

     扣住脖子的手终于松开了,但接下来出现在朱瞻盼眼前的却是两把明晃晃的大刀,上面露出的森森寒意让他感到颤抖可怕。

     “盼哥一定没有陷害你们!”小兰在墙角小声的解释着,但话没说完便被捂住了嘴。

     捂住小兰嘴的并不是他人,而是她的姐姐朱小玉。

     朱小兰与朱小玉是一母双胞,姐姐小玉与小兰生的极像但性子却完全不同。

     姐姐永远想着的是自己,而妹妹想着的永远是别人,但有一点,姐姐最关心的也确实是这唯一的妹妹。

     双手抚摸着刚才被扣着的喉咙,感觉近乎窒息,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不是我,是村长,村长叫来的官兵。”朱瞻盼解释着,但他自己都觉着所说的话一点可信的程度都没有。

     灰暗的屋中,五个人尽都不说话,而是互相看着,因为此刻的他们都捉摸不透外面的形式。

     就在他们相持的时候,院门被人推开了。

     “有人么?兵爷来喝口水!”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从院中传入主厅内。

     原来是赵平凹手下的兵丁,这些从苏州四处征集来的兵丁大多都是市井无奈或者村中的闲汉,此刻没了百户在场谁还会傻兮兮的坐在村子中间傻等?百户大人去捞好处,他们也要捞一点。

     七名兵丁腰间挎着短刀,在院中到处翻找,却一无所获。

     “没人出来待会让爷找到了那就没得商量了!”兵丁看家中似乎无人,便扯着嗓子叫喊着,换来的依然是寂静无声。

     而屋内的五人,具是紧张万分。两名土匪看到官兵恐由心生,而朱瞻盼与小兰小玉姐妹则是没见过这般形态的兵丁,显得有些恐惧和失措。

     正在这五人踌躇的时候,七名兵丁已经将另外两个屋子翻找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值钱可以食的东西,便纷纷朝主厅走去。

     透过纸窗中的破洞。小兰将外面那些正不断靠近的兵丁看着真切。

     “快到床下躲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小兰说出了这样的话。

     两个土匪与朱瞻盼一齐看向屋中唯一显现并且值钱的大床,这似乎是小兰过世的母亲所留下的嫁妆,但他们看向外面,七名兵丁已经快进来。

     “吱——呀——”

     门开了,七名兵丁打开了木门,阳光瞬间占领了屋内大部分地方。

     而接下来的景象却让兵丁们欣喜若狂,两名容貌相似的美丽少女坐在床边,警惕的看着他们。

     小兰小玉的相貌虽比不上倾国倾城,但却有着天生媚骨,一举一动一笑一颦都让男人们觉得时刻在勾引着他们。

     “小娘们,等爷是不是等的着急了?”其中一个兵丁面露狼色,有些恍惚的冲向了床边,却别另外一名兵丁拽住了布甲。

     “千户大人命令验收军纪违者。”话未说完便被甩了一个巴掌。

     胡千户是被兵部派到地方整顿军务军纪的,但是他却并没有实权,因为地方官僚都十分排斥京城来的官员,所以他的命令并没有被严令的执行。

     “我们是百户的兵,可不是那个挂名千户的人!”吼完便冲向了正在床边有些开始颤抖的两姐妹。

     而躲在床下的散人却听得真切,朱瞻盼有些按捺不住,他想要冲出去保护小兰,却被两个土匪捂着嘴死死的按在地上不得动弹。

     “兵爷不是要解渴么?我这就为您去打点水酒解解渴?”小玉急中生智,有些急切的说道。

     但是那个兵丁似乎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眯着眼笑道:“爷现在需要你们来解解渴!”

     因为胡千户的这次剿匪,他们这帮苏州府的兵已经半月未回营一直在太湖边守候土匪,此时饥渴的他们早已按捺不住。

     “啊!”随着小玉的尖叫,朱瞻盼明显感觉到了头上的床震动了起来。

     朱瞻盼已经红了眼,他听到了衣服被撕破的声音!两个土匪也有些看不下去,他们虽然都是匪徒但大多都是被逼落草,此番情景他们似曾相识。

     还未等朱瞻盼冲出去,两名土匪便提着短刀钻了出去。

     刀剑的碰撞声开始想起,尖叫,大喝,惨叫声不断传入朱瞻盼的耳中。

     为了小兰!小兰!小兰!“小兰!”朱瞻盼大吼着也钻了出去。

     而他在昏迷前见到的只有衣衫不整的小兰与小玉还有被刀剑刺穿了身体的两名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