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节 厉鬼助手
    补完作业后,已经到了凌晨三点。

     当我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感觉周围变的很冷,我心中一惊,糟了!只有厉鬼级别的阴气才这么强大。当我刚掏出阴符,要给自己开阴眼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我双肩的阳火已经灭掉了,我开始变的绝望,因为我仅仅剩下最后一盏阳火,难道......难道一切都结束了?

     我脑袋一片空白,不久,第三把阳火灭掉了,我的身体开始变的冰冷。

     又过了一会儿,我的身体变得轻盈,我发现我旁边躺着一个人,是我的身体!难道我灵魂出窍了?我心里安定不下来,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躯体

     这时,门外飘进一个女厉鬼,她双目瞪圆,直勾勾的盯着我。

     “你是谁?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何要杀我?”我愤怒的开口问道。

     毕竟我是初中生,才十七岁,我还没活够。

     她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向我一挥手,一道强大的阴气向我袭来,阴气打中我后,来自一种灵魂上的痛楚,这种感觉很难受,我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我的灵魂开始一丝丝的瓦解,我要魂飞魄散了吗?

     “太上老君借法,斩鬼符,以吾一丝精血,斩灭阴晦之物!”威严的一声从门外响起,紧接着,一张血红色的符纸速度如风一般瞬间贴在女厉鬼身上。

     一声鬼叫后,此鬼便消失在天地之间,魂飞魄散!

     我的魂魄仍然在一丝丝溃散,我绝望的看向师父,“师父,我......”

     “徒儿先别说话!不然会溃散的更快,你放心吧,师父不会让你魂飞魄散的!”师父打断我,急忙的说道,随后,拿起我桌上的毛笔,开始画起我完全没见过的符。

     “一梅你在干什么!快停下!这样会折损你阳寿的!”师叔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如果再不及时点,我徒儿就要魂飞魄散了!元清,你现在立刻画阴阳招魂阵,再晚就来不及了!”师父眼中带着一丝泪水,冲着师叔大喊道。

     我从没看过师父这么着急过,师父竟然为了我,用自己的寿命作为代价。我,我亏欠师父的太多了。

     师叔从背包里拿出朱砂,画了一个四米长的阴阳太极图。

     师父一共画了两张符纸,自己留一张,把另一张递给了师叔,师父和师叔分别用刀子刮破自己的手掌,手中的符纸染上鲜血后,淡黄色的符纸立即变成了血红色。师叔站在阴阳太极图的阳极,而师父站在阴阳太极图的阴极。

     “徒儿,快站在阴阳太极图的中央位置!”师父急迫的看着我。

     此时我的魂魄的右臂已经消散,我听到师父的话后,站在阴阳太极图的中间。

     “以吾三年阳寿为代价!治愈魂魄!”话音刚落,两人手中的符纸瞬间燃烧为灰烬,分别落在阴阳级内。随后,阴阳太极图竟然旋转了起来。

     不久,我溃散的部分恢复了回来。

     “魂魄归体!”师父大声吼道。

     ······

     “葫芦娃,葫芦娃,七个兄弟死了仨,风吹......”电话响了起来。

     “喂,谁啊。”我有气无力的接了电话。

     “徒儿,你先来师父家,为师已经给你请过假了。”师父语速平静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半。我穿上衣服裤子,洗漱了一下,向师父家走去。

     “师父,什么事?”我疑惑的看向师父。

     “元清,把徐振东放出来。”师父仍然是慈祥的模样,看向师叔。

     师叔把魂器瓶口打开后,一股强大的阴气幻化成徐振东的模样站在我面前。

     “经过我们长时间的讨论,徐振东决定跟着你,保护你。”师父看了看徐振东又看向我。

     “徐振东,你突破厉鬼级了,恭喜啊。”我看向徐振东,但徐振东此时并不怎么高兴,而是一脸的沮丧。我紧接着说道:“这样吧,你跟着我一段时间,我会定期给你放假,但到期限你一定要回来。”

     “真的吗?”徐振东一脸质疑。

     “我骗你干什么,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不许做坏事,更不许去报仇。”

     “那我可以回家吗?”

     “可以,但在家人身边时间不可太长,否则你的阴气会影响到他们的健康,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行,我同意!”徐振东爽快的回答。

     事后,师父给我戴上一张符,以防徐振东的阴气对我产生影响,并提醒我,符纸一定不要沾水,不然会失效。师叔把他的魂器交给我,说让徐振东进到里面就行。

     “东子,我没有什么仇人,为什么会有厉鬼来杀我?”我疑惑的看向徐振东,等待他的回答。

     “你师父说,那厉鬼是养鬼师派来的,自己已经没有了神智,完全是被养鬼师操控的。你昏迷后,那养鬼师又派来一只鬼,和你师父谈判,说要你的魂体,你师父果断拒绝,并将此鬼魂飞魄散。”徐振东整理了一下思绪,回答说。

     “为什么非要我的魂体呢?”我对此十分的疑惑,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徐振东继续回答道:“天生阴骨的人灵魂十分强大,这就是你为什么被厉鬼攻击还能坚持那么长时间的原因,那个养鬼师知道你是天生阴骨,所以想把你炼制成厉鬼,这样威力会比普通厉鬼的威力更强大。”

     “现在你们已经接下仇恨了,所以你师父让我来保护你,以免你再受伤害,不过我提醒你一下,你师父不是普通的道士,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猎邪者。”

     “猎邪者到底是什么啊?”

     “自从我死后,遇到你,就彻底的颠覆了我的思想观,我还特意找了几位厉鬼前辈询问这些事。猎邪者是专门除邪的一个联盟,若作乱的邪物没达到鬼王级别,猎邪者联盟便不会出手,因为自会有道士出手降服。猎邪者联盟还会法术,听说这世界上不仅有鬼,还有僵尸,妖,魔等。我也就知道这些了。”

     “你师父不仅让我来保护你,而且还要我辅导你修道,还说什么机遇好的话还能修仙。”

     “那我师父和师叔为了我,都折损了三年的寿命,他们没事吧?”

     “这么说吧,修道的一般寿命都很长,三年寿命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好吧,那我去睡觉了。”

     “等等!你师父说,让你锻炼身体,每天以最大忍受程度来锻炼,锻炼的方法自己想,自己要对自己负责!听她说这是让你练体,为你现在修道做更好的准备。”没等我回答,徐振东就化作一股阴气,进入了魂器内。

     修道?还可以修仙吗?我的心里很激动。既然师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练吧!

     我一路狂奔,跑到家后准备了一下,准备跑进市里再跑回来。换上运动鞋后,我做了一些跑前的预备动作,然后开始跑了起来。

     ······

     从家跑到市里,又跑回家,到家后,我全身都被汗水打湿,脑袋一片空白,倒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我去了商店,用零花钱买了四条一米长的铁链,花了50人民币,哎,心疼。回家后,把铁链分别绑在两条腿和两条胳膊上,然后继续锻炼。

     ······

     再次到家后,我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脑海一片空白,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没把铁链卸下来就开始呼呼大睡。

     这次,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很真实,就像亲身经历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