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大叔,你怎么能这样
    “叮,穹牙系统已激活。”

     “宿主扫描开始,扫描完毕,宿主暂无职业等级,属性如下。”

     智力:一百四十五。

     评价:不上不下,鸡肋玩意儿,勉强够使用本系统。

     细胞强度:六。

     评价:低于常人,菜比一枚,软弱无力,一巴掌就能拍死。

     神经反应速率:二十一。

     评价:常人两倍多的反应,综合起来又显得鸡肋,细胞强度弱爆,神经反应一百也是无力回天。

     免疫力:九十。

     评价:一个流感就能灭掉的渣渣。

     精神力:四千三百六十五。

     评价:半神。

     “注意,本系统为穹牙的礼物,但宿主必须在两小时内完成以下任务。”

     任务:在自身不死的情况下拯救林月惜,任务失败或死亡,将失去部分记忆,失去过多,宿主将会迷失在无尽的时空裂缝;任务三次内完成将获得经验值百分百,并可同时选择任意两个职业。

     看着眼前浮现而出的界面,叶幕不禁皱了皱眉,随即释然,在时空隧道里,他使用聚核这个技能将当时所有属性都修改到了精神力上,如此一来,虽然身体被毁,但精神力却是跟灵魂搭对的,如今他的灵魂都没有太大损伤,精神力自然不会受多大影响了,不过看到这半神级别的精神力,叶幕也是愣了愣,若是聚核能多使用几次就好了,当然,他也只能这样想想而已。

     又看来了下那些评价,叶幕抽了抽嘴角,这评价还真他妹的‘人性化’哈?不过随后反应过来,这是穹牙用自身力量凝结的系统,也就是说,这玩意儿是和主神系统相似的存在,但不同于主神,穹牙系统本身就脱变于穹牙,带有情感也就不算太奇葩了,想到这,叶幕突然咬了咬嘴唇,暗暗想道。

     看来还是着了穹牙的道呀……

     之前在无尽虚空,他就发现了不对,穹牙那家伙太诡异了,偌大一个空间,除了他竟然在没有任何人的痕迹,穿着古怪,伞也古怪,整个人都显得格外中二,饶是叶幕也实在不敢肯定那是不是穹牙的伪装,是以叶幕也是第一时间做起伪装,却是没想到穹牙那家伙竟然完全不生气,这反而更让叶幕感到诡异,能忍他人所不能忍,穹牙的目的又怎么可能会小?

     看着此刻眼前浮现着的数据,叶幕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落入了穹牙的计划之中,礼物?叶幕自嘲的笑了笑,按照穹牙的说法,他是什么样的存在?又岂会轻易的与叶幕这样一个凡人交往。再者,有什么礼物是你不收就会杀了你,收了还是可能会慢慢杀了你的?

     摇了摇头,叶幕也是无奈,此刻难不成还能把系统送回去?此时的他可以说已经上了穹牙的贼船,而且还是暂时不知道船长要干嘛的萌新水手,若是随便乱跑,说不得还得被船长一枪毙了呢。

     哎,如此看来,如今我也只得暂时跟着穹牙的走了。

     咬了咬嘴唇,叶幕却是开始思考该如何利用穹牙系统尽快强大起来,如此在面对穹牙的时候才能有哪怕一丝的自保实力呀。

     夕阳西下,灼烧大地整整一日的太阳也疲惫的躲到了云后,斑斓的彩霞洒在大地,宁静安详。

     “我靠,比我还嚣张,小子,你有种,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装哑巴是没用的!”

     听着突然传来的声音,叶幕也是吓了一跳,这才从思考出退了出来,看了看四周的景象,赫然便是铁栏下方,而刚才说话的正是之前就见过一面的吴浩。

     咬着嘴唇,叶幕缓缓转过头看向了正一脸不服的吴浩,有些懵逼,又抬头看了看还蹲在铁栏上颤颤发抖的刘庞,有些好笑,随即抬起脚看了看鞋底粘在上面的口香糖,有些诡异。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见你妹呀,别套近乎,我可告诉你,你摊上大麻烦,竟然敢跟我吴浩对呛……”

     “我去,还真的重来呀,什么原理……”吴浩还在比比什么,叶幕已经自行无视了,只是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的四下看了看,叶幕随即一把抓住吴浩的手,抽了抽鼻子道,“再见到你真好!好了,我还有急事,先走了,别想我。”

     说完,叶幕也不管一脸懵逼的吴浩,用草地搁下口香糖,随即一个翻身跃上了铁栏,没有了口香糖的影响,叶幕这一次只是微微摇晃便跳了出去,随即快步按照记忆中上一次的路线朝着牧羊人酒吧跑去。

     当然,这一次,他可不像上次那样冒冒失失了,在知道天道竟然会针对他之后,他现在看到什么都感觉危险,就拿这一路狂奔来说吧,少说五六辆车子有意无意的驶向他,若非早早注意,可能还没等他看到林月惜就已经被撞飞了吧。

     这还不止,一家正在装修的商铺里,一把射钉枪竟然莫名其妙的掉地上,一根铁定几乎是擦着叶幕头皮飞过去的,当场就惊得叶幕浑身冷汗,若非他的反应较强,可能一个照面就得躺尸了吧,随即叶幕不禁感叹天道的可怕,却又憋着一口气,他倒是要看看,这一次自己处处小心,这天道又能如何,难不成为了杀他一个人让地球爆炸?

     想是这样想没错,但一路上经历了七八次险象环生,叶幕到达睦羊人酒吧附近的时候早已经是满头虚汗了。

     “果然,细胞强度的确像穹牙系统说得一样废啊,这若是遇到一只丧失,可能跑都跑不掉吧。”微微喘了口气,又用手随意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叶幕这才看向四周,却是没有见到林月惜,心下顿时一愣,暗暗想到,该不会一切重来之后,半路上林月惜该注意去什么游乐园之类的了,那可好玩的紧啊……

     想着,叶幕却突然感到身后的外套稍稍贴近,顿时一惊,猛地向前扑了过去,随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前滚翻闪到一旁的大树后,这才拿出手机当镜子折射着看向了刚才的位置,这可不怪他做作,他现在可真的是惊弓之鸟了,只有天道知道它自己会怎么玩,叶幕甚至觉得刚才那触碰到他外套又是射钉枪什么的,此刻说不得正在‘连续失控’的对着他这边乱射也不一定呀!

     然而,还不等他看过去,那边就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

     “大叔,你也太搞笑了吧,我也就拍了你一下,你整个人就飞了,人家力气有那么大么?”

     “……”叶幕很无语,他此刻很想把天道拉过来痛揍一顿,谁能告诉他,这丫头是哪冒出来的!

     想着,叶幕这才走出来,满脸不爽的看向了前方的林月惜,都是这丫头,还得他像是神经质一样,还笑那么大声,其他都看过来了,这让他老脸往哪放啊。

     “林月惜,你倒是给我说说,你一下子冒出来是想吓死人呀,嗯?”说着叶幕三步并作两步,一脸凶恶的走到了林月惜面前,随即狠狠地揉了揉林月惜的头发,顿时让这个精灵古怪的小女孩发狂了起来。

     “麽!谁让你没我头发的了,快放开,放开呀……”

     两分钟后,叶幕有些感叹的看着天空,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上面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无疑充分显示了林月惜对他的‘暴行’,比之上次,这次可是直接出血了……

     “快,你吃了我的冰欺凌,你就得告诉我,你到底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比起‘之前’林月惜的可爱,此刻的她在叶幕看来,简直是小魔女了,哥哥我容易么我,这不,上次救你一次,我挂了,刚才看到你还没出事,这不是有点激动么,你这孩纸,怎么能随便咬人呢,还有,你难不成会未卜先知吗,上次拿出的是创口贴,这次我没受伤,你就上冰欺凌了?

     欲哭无泪的看着天空,哪怕是从不听从命运的叶幕也不得不感叹一声,命运力量还真是强大呀,似乎不管如何,林月惜都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上一次他手受伤,林月惜拿来了创口贴,而若非那个创口贴,可能上一次的叶幕也不会救下林月惜,毕竟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一些险还是不能随便冒的。

     而这一次,叶幕一路惊险,出了一身的冷汗,林月惜却又拿来了冰欺凌,想到这,叶幕顿时想到了那个创口贴上的机器猫,心中暗想,妖孽呀,都快成机器猫了吧?想了想,叶幕决定还是要以‘天下兴亡’为己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林月惜相信自己在说,犹豫了一下,随即忧愁的看了看天空,道貌盎然,呸!是悲痛,欲绝的看向了林月惜。

     “月惜,你相信命运吗,你相信未来吗,我之所以知道你的名字,那是因为,我,来自未来,在未来,你认了玉树临风的我做哥哥,我也顺其自然,勉为其难的把你当作了妹妹,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生化危机爆发了,然而当时我们分隔两地,我为了去救你,拿出了我的西瓜刀,一直从彩阳幼儿园砍到了彩阳敬老院……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当我即将见到你的时候,一只奇丑无比的丧失咬了你一口,无奈啊,可叹啊,我智能抱着即将变成丧尸的你一起从,额,大概二三十楼跳了下来,然后嘛,我们都重生了,你,失去了记忆,而我,费尽千辛万苦,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这才在此见到的你,呀!”

     呆呆的看着深情款款诉说着‘往事’的叶幕,听着那肉麻得让月惜头皮发麻的故事,月惜手中的冰欺凌都掉在了地上,一张小嘴半张着,直到这时方才下意识吞了口唾沫,觉得脑袋有些懵,小手抓了抓脑袋,这才有些尴尬的对着叶幕笑了笑。

     “大叔,人家还小诶。”

     “对呀,怎么啦?”

     “人家才十二岁呀……”

     “所以呢?”

     “大叔,你怎么能这样!小孩子你也不放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