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捡来的小羊
    梁施来滨县的时间要比千金城久一些,但他却获得了几乎所有群演都梦寐以求的处境机会,并且拥有台词,甚至还和主演们有少量的互动,这种角色对于群演们来说,几乎可遇不可求。

     除了这厮长得确实好看之外,首都戏剧学院这个金字招牌也给他带来了许多的方便。

     鬼知道影视城里这么多剧组,有多少首都戏剧学院出来的演员,梁施这人擅长交际,能够迅速站稳脚跟,千金城一点儿都不意外。

     但这还不是他最重要的特点。

     千金城最喜欢梁施的一点就在于,他们是同一种人。

     都喜欢痴心妄想。

     千金城想拿影帝大满贯,梁施没这么大的心,他只想睡姚小瑶。

     而从某种角度来看,其实这两个梦想都目前的两人而言,都十分的遥远,甚至可以说是遥不可及。

     “这点我不认同。”

     梁施鄙夷的看了眼千金城,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厮脑子在如何的轻视自己:“首先,我跟姚小瑶是同学,这就是别的阿猫阿狗没法拥有的有势,其次......我相信她总有一天能迷途知返来到我的怀抱里。”

     “扯,你就可劲儿扯。”

     千金城原本以为梁施是个跟自己一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人物,却没想到会是个吊死在一个女人身上的死鬼,这样如何能成大事?

     看着千金城不屑的模样,梁施冷笑道:“你别得意的太早,我跟你说,女人这种生物啊,招惹一个就能让你焦头烂额,招惹两个,就是世界末日,招惹两个以上....”

     “招惹两个以上会怎么着?”

     “你丫真恶心,竟然还想招惹两个以上。”

     看着千金城不修边幅的样子,梁施不耐烦问道:“去不去啊,我就是想找个人陪着而已,听说她还拉了个在这里拍戏的学姐一起,在我看来,两男两女才和谐。”

     “不去。”

     千金城躺倒在床上重新盖上了被子:“下午要开发布会,晚上就得签合同了,我可没空帮你去挡桃花。”

     梁施叹了口气:“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千金城平顺的呼吸声已经响起,他再次进入了梦乡。

     《绝境杀机》原本预定的开机时间是半个月之前,可因为那名日籍演员的车祸,才不得不停下了运作,直到黑山明导演选定了千金城之后,一切才又回到了正规,本就已经耽误了半个月,发布会选在了剧组下榻的酒店礼堂,各地媒体连夜赶来,为这部电影助威。

     数十家媒体把礼堂挤得水泄不通,长枪短炮对准搭建好的舞台上,通稿记者们早早赶来占了最好的位置,笔记本打开,确保酒店的无线网络绝对不会临时废掉之后,开始耐心等待发布会开始。

     千金城穿着黑山明导演送来的礼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站在镜子前细心整理了下发型。

     别的演员身边光是助理就有两三个,大牌一些的甚至还带来了专门的化妆师与发型师,千金城光棍一个,还是拜托深田恭子百忙之中给自己脸上抹了些粉底,这才看上去稍稍有了点儿明星的样子。

     看着镜子里西装革履的自己,千金城从口袋掏出烟盒,点燃了根之后猛吸几口,才稍稍放松了下来。

     他刚刚顺道在礼堂大门口看了眼,那阵仗可谓浩荡,对于剧组里早已成名的艺人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根本不算什么,可对千金城来说,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待会要是有记者发问该怎么办,要是问了些敏感话题又该怎么办?

     是时候该找个经纪人了,千金城心想。

     “哎哟,膨胀,真是膨胀了。”千金城傻笑的摸了摸头发,对自己叮嘱道,“待会一定得沉住气,别人要是问了不该问的,就闭嘴不说话,别怕得罪人千金城,光脚不怕穿鞋的,你谁都不用怕。”

     正当千金城平复心情时,一道身影忽然闪进了来,冲到某个单间之后便没了动静。

     又过了会,冲水的声音响起,千金城隐约听见了声哎呀之后,单间的门便开了。

     待看清单间门口站着的人之后,千金城手里夹着的烟掉在了地上。

     一个小女孩,确切的说是一个小女童,正一边穿裤子一边好奇的看着千金城,嘿嘿笑道:“小哥哥,你怎么在女孩子用的卫生间里面呀。”

     千金城眨了眨眼睛,望向卫生间门上的那个烟斗标志。

     小姑娘见千金城不说话,蹦蹦跳跳的来到洗手台,踮起脚尖把一双小手伸到前面,仔仔细细洗好之后,又走到烘干机前翻来覆去认耐心等待,做完这一切后,她才回过身来,看着千金城说道:“小哥哥,你怎么不洗手呀?”

     眼前这个小姑娘,如果说有什么特点,那就是可爱,特别可爱。

     粉雕玉琢,小脸儿圆圆的跟包子一样,一双大眼睛就跟漫画里的小人儿似的,占了脸蛋的三分之一,鼻尖凉凉的,皮肤白白嫩嫩,就像是泡着牛奶长大的一般。

     特别似曾相识,千金城忽然拍了拍脑袋,长得跟米米小时候特别像。

     不过平心而论,米米小时候都不如这个小姑娘来得可爱。

     千金城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说道:“小哥哥洗过手了,你看,是不是特别干净而且香香的。”

     小女孩听了之后,很认真的把鼻子凑到千金城手边闻了闻,然后把肥嘟嘟的手指竖在了嘴唇前,神秘兮兮的说道:“小哥哥,有人想要绑架我,你得救我。”

     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千金城问道:“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已经被坏人抓走啦。”

     千金城觉得自己看上去应该不像是个白痴,可为什么一个看上去十岁都不到的小丫头,竟然敢来拿这种鬼话骗自己?

     他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去和剧组的人会和,他揉了揉女孩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乖,别闹了,快去找你的爸爸妈妈。”

     说完,便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小哥哥!”

     女孩追上了千金城拉住他的手之后抬起头可怜兮兮的说道:“我真的没有骗你,爸爸妈妈不见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只见小女孩的那双大眼睛瞬间蓄起了泪水,小嘴拉下来,强忍着不哭,说话都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起来:“我,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救救我。”

     千金城的小拇指被女孩紧紧攥在手心里,他低头看着女孩,仿佛回到了父母曾经的灵堂。

     那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哭的吧,千金城心想。

     他蹲下身子,尽量让自己那张看上去严肃的脸温柔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肖扬。”

     “小羊?”千金城笑了起来,“名字跟人一样,还都挺可爱的,小哥哥现在要去工作,你跟着我一起去好不好?”

     肖扬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只手牵着千金城,一只手攥着小洋裙的裙摆,小腿迈得飞快,生怕跟不上千金城的脚步。

     踩着最后的时间回到休息室,一声黑色连衣裙的深田恭子正在助理的帮助下穿上那双精心准备的水钻高跟鞋,见千金城领着个漂亮小女孩回来,笑着问道:“怎么去趟卫生间,还有赠品送?”

     “还真是送的。”

     千金城随手从桌上摆着的零食中拾了根棒棒糖,撕掉糖衣之后塞进了小羊嘴里,仔细叮嘱道:“你待会不要乱跑,就跟着这个叔叔,好不好?”

     深田恭子的助理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千金城要找自己麻烦。

     “阿武,拜托你了。”

     名为阿武的助理迷茫的看了眼自己的老板,得到深田恭子的点头之后,才有些不情愿的答应下来。

     “我不要!”

     小羊躲在千金城身后,看着要来牵自己手的阿武,紧闭着眼睛大叫道:“我不要小哥哥走,我不要你,我要小哥哥!”

     小羊紧紧攥着棒棒糖,薄薄的嘴唇撅了起来,带着哭腔抬头看向千金城:“我不要别人。”

     “哟,这是哪家的女儿,长得可真好看。”

     黑山明导演摘下礼帽走进了休息室,第一眼便看见了肖扬,一张老脸笑得褶子堆积到了一块儿,他看向千金城问道:“你妹妹?”

     “呃.....算是吧。”

     千金城点了点头,虽然知道自己的要求很过分,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导演,她认生,除了我以外谁都不准碰,我能不能带她一起上台?”

     “有什么不行?”

     出乎意料的,黑山明导演答应得干脆利落,见肖扬真的一点儿不准别人碰她以后,便摸了摸鼻子看向千金城:“反正也没有记者会问你问题,你老老实实坐着就好。”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可以上台了。”

     见以严谨著称的黑山明导演竟然如此好说话,千金城着实有点儿意想不到,他回过头看着肖扬笑着问道:“你真的是小天使啊。”

     肖扬含着棒棒糖,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深田恭子踩着那双十公分的高跟鞋来到千金城面前,弯腰冲肖扬笑了笑之后才对千金城说道:“咱们这位大导演,是个女儿控,从小就宠女儿,也喜欢女儿,对别人苛刻到极致,但是剧组里要是有个小童星,他可就能变成慈父。”

     “走吧。”

     深田恭子拍了拍千金城的肩膀,说道:“这可是你的第一次亮相。”

     千金城把肖扬抱在怀里,深吸了口气。

     休息室直通礼堂的那扇大门缓缓拉开,瞬间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开始轰炸,千金城只觉得眼前亮堂一片,恍惚之间,跟着众主演走上了舞台。

     肖扬嘴里含着棒棒糖,看着那些记者们,口齿不清的惊叹道:“哇塞,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