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一碗红烧肉,两言话江山
    当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夜幕笼罩大地。

     从长安城上方看下去,点点亮光,几条繁华的街道,灯火拉出一条绚丽的五彩长带。

     不大也不小的易院,除了几声野鸟啼叫声,偶尔的虫鸣。也就一间简单却很整洁的屋子有那么点人气。

     方圆小师弟吃的那叫一个开心,一口米饭一口肉。关键旁边还有小草、齐老两人不断给方圆小师弟夹菜。

     只是可怜了既要洗菜又要下厨的陈石头,这时候还在厨房里面忙活。

     齐有方老人上了岁数,虽然身子骨依旧保养的健朗。不过陈石头也清楚,大晚上的,老人吃多了红烧肉也不好。

     就有心做了一道养五脏的汤,莲子萝卜猪骨汤,名字不怎么好听,想必齐老也不会在意。

     陈石头端上已经熬好的汤,给齐有方掌教盛了一碗。

     齐有方老人喝了一口汤,砸吧两下嘴,点点头,脸上挂着笑容。对于陈小子的用心还是比较满意。

     四人也不忌讳食不言寝不语这样的规矩,齐老放下碗筷,率先开口说道,“石头,听说你小子今天把学问比作饭食了?”

     陈石头嘿嘿一笑,有些心虚。

     方圆小师弟嘴里含着一块五花肉,口齿不清的说道,“师父,我感觉石头哥的比喻很好。怎么讲来着,叫做接地气。”

     陈石头哈哈一笑,换来齐有方老人一个白眼。小草在一旁看的偷了,不忘给齐有方老人盛汤。

     齐有方老人笑着给方圆小师弟夹了一块肉,“吃饭都堵不上你那张小嘴,怪不得石头和小草都这么疼你。”

     就是这体型,日后万一真找不到婆娘可怎么办。

     不过想到方圆的性子,估计这家伙也不是一个怎么挑剔的主。

     想到这里,齐有方也不再去多想,继续跟陈石头扯皮。

     陈石头没怎么吃,他确实不怎么喜欢吃油腻的东西。山上的时候,也大都吃山药果实之类的果腹,最多偶尔吃一两条鱼,还是小草的要求。

     陈石头给小草夹了一筷子青菜,笑道,“师父,你说除了儒家学院。其他的学院可真能忍。今天我们三个去参加文武大比,那些个被我揍过的人明明都看见我了,即便是一脸****的样子,也没敢捋胳膊挽袖子上来揍我一顿。”

     齐有方老人瞪了陈石头一眼,“什么****不****的,没看你小师弟方圆还在猛啃红烧肉。”

     方圆小师弟委屈的抬头,我吃个饭这是招谁惹谁了。

     小草轻笑一声,桌子底下不轻不重踩了陈石头一脚。

     陈石头面不改色,“师父,您老怎么评价儒家学院张载厚这位半圣?”

     齐有方老人捋了一把胡子,眼神中有笑意,“年轻时挺有意思的一个人,别看他现在一副不苟言笑的面容,那会儿啊,可没少跟你师父我打架。”

     陈石头顿时来了兴致,方圆小师弟也是好奇地抬起头。

     齐有方老人说道,“我和张载厚打架,倒不是因为学问之争。不过那会我们都喜欢一个人,谁也不服谁,就整天打来打去,说谁服软了才能去追那个女子。”

     陈石头嘀咕一声,“肯定后来你们两个谁都没追上那女子。”

     齐有方老人点了下头,“可不是。就在我和张载厚打的不可开交时。另一个小王八蛋,趁机接近了那位姑娘。然后,就没然后了。”

     陈石头哈哈笑了起来,差点没让好不容易有点伤风感月的齐有方老人当场掀桌子。

     一些酝酿好的措辞,也是顿时消散一空。

     齐有方老人笑眯眯看着陈石头,“石头,有什么好笑的,跟为师说说。好让为师也乐一乐。”

     方圆小师弟缩了缩脑袋,忙低头猛扒拉眼前的米饭。

     小草打定主意不插嘴,只看热闹。

     陈石头似乎没有察觉到齐有方老人的杀意,笑着说道,“师父,我很好奇您口中的那个小王八蛋是谁。不过啊,您骂人家的同时,人家小王八蛋兴许一边拉着美人手,一边笑眯眯说现在肯定有两个聪明人在骂我是王八蛋吧。说不定那位能让师父您老折服的美女子,正给自己的夫君小王八蛋打抱不平呢。”

     齐有方老人嗯了一声,开口说道,“改日我见到墨巨子,就告诉他一声,有人在背后骂他是小王八蛋。”

     陈石头一愣,没想到最终抱得美人归的是墨巨子那个大块头。“师父,你这样做不地道啊。”

     齐有方老人喝了一口汤润润嗓子,“不地道怎么了,谁让你是毛头小子。”

     一顿饭吃完,齐有方老人住的地方离这里有点远。陈石头亲自送齐有方老人回屋。

     路上,两人不紧不慢的走着。

     陈石头说道,“师父,你今天说的这个事,也不知道小师弟听没听进去。”

     齐有方老人依旧一副看惯世间风云后的笑容,“听是肯定听进去了,就是不知道这小兔崽子肯接受几分。俗话说得好,说一万遍,不如做一遍。当年我和张载厚就是吃了这个亏。”

     陈石头笑道,“师父,感叹可不是您的风格。而且您也少说了一点,毛头小子可别不明就里瞎掺和老一辈的事。小心一不留心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齐有方老人没好气哼了一声,“怎么,老一辈就是洪水猛兽了?而且师父虽然老了,就能豁达到看轻一切事了?要是你小草被人抢走,你小子能有为师一半的心平气和,为师就收回今天这句话。”

     陈石头无奈说道,“到时候只怕我真会杀人。”

     齐有方老人拍拍陈石头肩膀,“这不就是了。”而后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不再说话。

     陈石头想了想,还是说道,“师父,咱们易院的学问。会遭到太多人记恨,方圆小师弟现在虽然不说,但我能看得出来,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齐有方老人还是不开口说话,陈石头就继续说下去。

     “其实有一点我一直搞不明白,长安城就这么大点地方。怎么会安进来八座讲学各不相同的学院。长安城内的人就不觉得乱吗?反正我就是觉得太乱了。听说长安城外面,还有不少势大的宗门家族,像我们这些本就不受待见的,搬出去不好吗?”

     齐有方老人瞥了瞥入门时间并不长的陈石头,枯老的手插在袖子里面,“石头,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不等陈石头回答,齐有方老人似是自问自答。

     嘿了一声,说道,“也是,鬼谷学院的纵横之道,天下大乱时还有些用,现在嘛,苟延残喘罢了。阴阳学院的阴阳五行,哼哼,自古就算不得什么大道,充其量为盛世锦上添花,还是小花。墨巨学院,看起来学问与民生息息相关,‘兼爱非攻’,也逃不过跟我们易院一个下场……至于我们易院,兴许有那么点可能存活下去,不过机会也是渺茫啊。”

     除了儒家学院,齐有方老人把长安城八大学院点评到底。基本上都不看好。

     陈石头有点无奈的说道,“师父,有你这么老实的。当着我这个新徒弟面就说自家性命难保。就不怕弟子赶明卷铺盖走人?”

     齐有方老人笑道,“你可以试试。”

     陈石头摇摇头,苦笑不语。

     被陈石头送到屋内的齐有方老人,看着自己的这位新收大徒弟离去背影,神色变幻,最后叹息一声。

     陈石头留给他两句话,也是老人很多年前就已经看穿的天下大势。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