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语言的境界
    故弄玄虚,一些个对陈石头没啥好感的学子,巴不得陈石头接下来说些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才好。

     其实陈石头还真的差点脱口而出:天下才共一石,余方圆小师弟独得三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六斗。

     不过这话要是真说出来,委实太过吓人。陈石头可以预测,到时候自己不被老一辈用巴掌扇死,也得被天下士子的口水淹死。

     故作神秘的笑了一笑,陈石头开口说道,“记得有一天我们三人正和师父吃饭。说明一点,饭菜是我做的,可怜刷碗这件事也得我来。齐师向着方圆小师弟,小草也喜爱这个嘴甜的小弟。”

     张载厚听得倒是有趣,这陈小子不仅嘴巴损,心眼也多,接下来能是好话才乖。不过张载厚倒是很想听听,这个离经叛道的家伙能说出什么花花来。

     其他的人就有点想踩死陈石头的冲动了,八大学院文武大比,多严肃庄重的一件事,是让你小子来拉家常的?

     可能意识到自己说跑偏了,陈石头笑笑,继续说道,“那顿饭,方圆小师弟吃的那叫一个欢。齐师只吃了几口,就不得不服老,然后就坐在饭桌上笑眯眯劝我们三个多吃点。到最后一数,我这个家伙,不喜欢太腻的东西,只顾着喝汤了,没怎么吃。小草也喜欢清淡的,饭桌上那些主食吃不惯,正眼都不瞧,也没怎么吃。倒是我这小师弟,吃的那叫一个欢快,足足有三斗之多。”

     “于是我师父就笑称,我和小草吃的加起来连一斗都不到,是远远不及独占三斗的小师弟余方圆。”

     “而且还数落我和小草,说我们吃东西还挑三拣四。这不吃那不吃,活该这么清瘦。又夸小师弟余方圆,主食吃的越凶才对,边边角角也别拉下。总归吃到肚子里面才是对的。”

     哄堂大笑,余方圆小师弟耳根子都红透了。众人再看看余方圆的圆滚滚胖嘟嘟身段,哈哈,估计吃三斗都算少说了。

     “陈石头,你这个师兄做的有趣,就凭你这么不要脸拆自家台搏大家一乐,小弟就甘拜下风!回头要是不嫌弃,喝酒去!”

     陈石头冲着喊话的方向竖起中指,笑骂一声,“滚你大爷的!”

     儒家学院张载厚身后的一些长老,脸上浮现怒意,忍不住冷哼,“成何体统!”

     张载厚脸上也是破天荒露出些笑意,并没有任何怒意,“陈石头,有三分齐有方年轻时的无赖性子。赶紧滚下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陈石头哈哈一笑,“得嘞。”

     齐道韫看不下去,干脆闭眼不看,却是记住了这个无法无天的陈石头。

     张灵臻听着身后依旧不断响起的笑声,忍不住骂了一声,扭头对齐道韫师兄小声说道,“师兄,你就能忍得住。陈小子这是在变着法子骂我们这些读书人。瞧瞧,把学问比喻成饭食,还他娘的说自己虽然能下厨。就是不屑吃,他娘的,听着就生气。”

     齐道韫睁开眼睛看着愤愤不平的张灵臻,面无表情的说道,“有本事你在武比上打倒陈石头。”

     说完,继续闭眼不看。张灵臻依旧嘴里骂骂咧咧,参加武比,还是算了。别人听没听说他不知道,但是他可知道,陈石头可是把墨巨学院一位中年大汉撂倒了。

     那大汉,放到军队里,也能当一等一的先锋猛将。

     一肚子怨气还没消,张灵臻就听到齐道韫另一句话,当场呆滞。

     “张师弟又出口脏话了,回去把经义抄十遍。”

     墨巨学院墨巨子,体型彪悍,站起来应该不会怎么输野人,皮肤黝黑。此时看向陈石头,咧嘴笑了笑,下回见面,怎么也得往这陈小子嘴里塞三斗的饭。真以为活到老夫这个年纪就不记仇了?

     诸子学院南宫掌教,无奈摇头,被人说成了一个吃剩饭的家伙,想想怎么也乐不起来。

     ……

     在场真正看出陈石头险恶用心的,除了各大学院的掌教,只有一些长老,还有各大学院少数资质绝佳的学子。其余的人,皆是开怀大笑。

     余方圆小师弟很是羞涩的冲着小草说道,“小草姐,要不回去我就减肥。”

     半天后,余方圆小师弟反应过来,“小草姐,石头哥说的这件事似乎根本就没发生过啊。再说了,哪次刷碗刷锅不是我这个最小的干的。”

     陈石头正好走回来,就听到余方圆小师弟正在冲着小草发牢骚。不由赏了小方圆一个脑瓜崩,“边玩去,要不下次你做饭,别说刷碗,让石头哥我洗菜都行。”

     余方圆小师弟猛地摇头,实在是石头哥做的饭太好吃了。

     小草也不管其他人目光,轻轻握了一下陈石头手掌,悄声说道,“石头,你这张嘴啊,咱们就不能少得罪点人。”

     陈石头傻笑,小草的手实在是滑啊、柔啊……

     小草顿时看出陈石头的想法,掐了陈石头一把,“想什么呢。”

     接下来的八大学院文武大比,就显得没多少看头。起码陈石头看的昏昏欲睡,两个大老爷们,上台后,骂人不带脏话,还笑眯眯的,还尽是名言典故。

     要是学问不到家,保证你听起来一愣一愣,还以为台上两人正在称兄道弟呢。

     实在是没啥看头,还不如东面那一汪春水湖来的好看。

     陈石头嘀嘀咕咕,余方圆倒是看的津津有味。安小草站在陈石头身旁,面色恬静。

     “小草啊,这八大学院的文武大比也太没规矩了,就这么随便上台开始骂战。也不讲究个顺序,谁想上谁上。胜负完全靠谁能说。你说说,咱要不要弄个试卷,好让这帮土包子长长见识?”

     “不过这也不是个办法,八大学院所讲复杂至极。你瞧瞧,儒家学院的儒学,鬼谷学院的纵横学,阴阳学院的阴阳五行学,墨巨学院的农工商算学等等等。谁要真能弄出这么张试卷,我先伸出大拇指,说一声小弟服了。”

     小草还是微笑不语。

     余方圆这位独占三斗的小胖子,不像陈石头那么可恶,反而比较惹人讨喜。周围人也不再因为余方圆出身易院,就对他恶言相向。

     好容易交到几个同龄朋友的余方圆,小脸挂着笑容回来,对陈石头和安小草说道,“石头哥,小草姐。你们知道不,这次的文武大比,文比要不仅要吵架,不对,文比不仅要讲经义,还有一项笔试。不管参不参加文比的人,都得参加。”

     陈石头当场呆住,这也行,自己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小草看陈石头窘态,不由轻轻一笑。余方圆好奇地打量着陈石头,不明白石头哥为什么在听到这消息后反应这么大。

     “石头哥,其实你没读过多少书没事的。反正,你要参加武比,对石头哥来说,武比的那场笔试才重要。”

     没理会余方圆小师弟的小心思。

     陈石头摸了摸下巴。好大的手笔,这算不算科举制雏形?

     他可知道,这世界现在的时代,想要有一官半职在身。基本上就那么两三条路:家族牛,牛人推荐你。或者你干脆投身军伍,来用性命博取军功。

     除了这三条道路外,似乎基本上没了其他的路。

     贫民百姓,大概只能老老实实继续当贫民百姓。鲤鱼跃龙门不是不可能,只是机会实在太渺茫太渺茫。

     易院为啥这么不受待见,谁让易院老一辈,也就是齐有方上一代人,大肆鼓吹有教无类,人人平等,人人可入仕途。

     结果显而易见,易院现在只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满打满算加起来就四人。

     别看陈石头和安小草这么容易就进入了易院。除了说易院实在够没落,只剩下苟延残喘。或许在加上齐有方的慧眼识珠。否则,陈石头和安小草哪能这么容易在长安城落地生根。

     其他七大学院,即便是再不看重家世的儒家学院和墨巨学院。所收弟子,真正能称作布衣的,百人中也不见得有一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陈石头和安小草在明明有推荐信的情况下。依旧接二连三被人拒绝。

     从思绪中回过神,陈石头拍拍余方圆的脑袋,还是方圆小师弟看起来养眼。

     “石头哥,要不我把吃的三斗分你一半,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明天的考试了。”余方圆小声的嘀咕。

     陈石头一脚踹在余方圆屁股上,“小屁孩,一边玩去。”

     笑意却是怎么都抑制不住。也就那些真正的白痴还在嘲笑余方圆。

     傍晚回去的路上,余方圆小师弟还不忘好意劝说陈石头,“石头哥,说真的,食量小没关系,咱啊,每次多吃一口,饭量就有了。”

     气的陈石头要抽这个不好好说话的余方圆,小草哼了一声,“不许动手,谁让你没个正行。方圆小师弟还不是跟你学的。”

     余方圆脑袋点的那叫一个有节奏。

     陈石头摸了摸下巴,“吃饭咱还不是想吃几斗吃几斗,就是不想吃罢了。”

     余方圆继续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小草继续哼了一声,“陈石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一天不吹牛能死?非要教坏方圆这孩子才满意?”

     孩子?余方圆感觉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一脸无辜的看向小草,自己有这么小吗?

     陈石头挠挠头,吹牛皮吹习惯了,三斗吃不下,半斗吃不下,一口要是还吃不下,但是一小口总能吃下吧。

     “小方圆,回去红烧肉走着!”

     小方圆顿时满血复活,嘿嘿傻笑。

     安小草也笑着,这对师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