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小草石头
    深山老林多妖孽,虽然不清楚这句话是谁说的,不过陈石头觉得非常有道理。

     一头扎进这一看就属于原始蛮荒的地带,没被熊瞎子野猪王叼走研究一番,倒是被一身高九尺,披头散发的野人抓了去。

     陈石头身高好歹也有一米七五,不算高,但胜在平均数上。奈何站在野人身边,就像一发育不良的小鸡仔般。

     偷着比划一下,陈石头放弃了逃跑的打算,大腿还没人胳膊粗,还是早点断了这个不靠谱的念头。没看到刚才还龇牙咧嘴的山林之王斑斓猛虎,现在只剩出气没有进气的被野人扛在肩膀上。

     最让陈石头觉得惊奇的是,这野人大叔还有一闺女。名叫小草,生的柔柔弱弱,极为文静,胆子也不大,总是怯生生的站在一旁偷偷打量陈石头。

     感情是一点野人大叔的基因也没遗传,陈石头挠挠蓬乱的头发,恶趣味的思索着小草的老妈基因是该有多么强大,才能不被野人影响,生出江南小女子般水灵的女儿。

     山林的日子简单,倒也有趣。小草不喜欢出远门,野人大叔去打猎就一人安静打理几株陈石头叫不出来名字的花草。

     打理完,就坐在一株歪脖子老树的树干上发呆。自然也不理会被放养的陈石头。

     陈石头估摸着自己的年纪现在应该是十五六岁,小草要再小一两岁。

     该死的时空隧道,好歹也该告诉老子一声变小后的确切年纪。

     陈石头嘀咕一声,眼珠子四处打量,依旧没敢趁野人不在逃走。

     哪里也不敢去,这让陈石头颇为懊恼。

     往东,小草说那里有一头一丈多高的黑瞎子,能一巴掌拍碎一人高花岗石。

     往西,盘踞着一条天知道褪过多少次皮的蟒蛇王。

     往南,一头把撞倒大树当成乐趣的野猪王,树越粗越大越好。

     往北,听说有一神出鬼没的白虎,小草没见过,不过听她爹(也就是野人大叔)说过一句,四王中白虎最强。

     陈石头提过一次要跟着野人大叔一起去打猎,结果被鄙视了。幸好小草没有落井下石,而是让郁闷无比的陈石头跟着她一起摆弄那几株不好看也不难看的无名花草。

     时间过得很快,陈石头掰着手指头算出,他已经流落到这个世界三年之久了。

     这三年,开始除了和小草插科打诨,偶尔逗得心思单纯小姑娘脸皮一红。剩下的时间就是坐着发呆。

     后来大概是野人看出陈石头对小草生出的不轨心思,二话没说,抓起陈石头就大步走进山林中。陈石头被野人扛在肩上,还不忘对小草吹牛皮,“小草,等我逮住那头黑瞎子,让它给你找最好的蜂蜜吃。”

     虽然因为这句话,陈石头没少被野人大叔穿小鞋。不过自认为能换来小草银铃般笑声,一点都不亏。

     黑瞎子,陈石头三年后也打不过。更别提让黑瞎子替小草找蜂蜜的大话了。小草不在乎,事后根本不提这茬,陈石头自然乐得小草忘记。跟黑瞎子打,想了想这念头,陈石头一个激灵,还是算了,被黑瞎子一巴掌拍死可就大大的不划算了。

     不过陈石头的许诺还是完成了,野人大叔带着他,从东开始,挨个的和这山林四王打了一架。那场景,看的陈石头是目瞪口呆。

     黑瞎子、野猪王、几乎快化蛟的蟒蛇王都被野人蛮横招式打到臣服。唯一遗憾的是,白虎王始终没有找到。

     “小子,这次下山,替老子好好照顾小草。”三年里从不开口说话的野人,站在山崖之巅,声音嘶哑,却充满着一股金戈铁马杀伐意味。

     陈石头一个劲点头,一脸媚笑,要多狗腿就有多狗腿。

     结果直接把野人营造起来的气氛破坏的七七八八,野人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陈石头,“你小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饭菜里面下毒的事情。”

     被野人大叔揭穿恶毒伎俩,陈石头也不尴尬,也没有慌张,更没有否认,开口笑道,“那会儿年轻,就想赶紧从这鬼地方逃走。就是有点舍不得小草那双清澈眼睛,哎,驴草的人生。要不是小草,老子早就想干掉你了。”

     野人大叔铜铃般大眼,很有压迫力,盯着陈石头,“你小子以为那点毒药,就能杀死老子?放二十年前,单凭你在老子面前态度,老子就能砍你脑袋不下十次。”

     听到野人大叔一本正经的说砍脑袋十次的话,陈石头也不计较对方夸张的说话方式。打了个响指,手中凭空多出两根香烟,还有一个打火机。

     香烟不贵,上辈子七块钱一盒。打火机更便宜,一块钱一个。

     在野人大叔略微有些惊讶的眼神中,陈石头点燃手中七块钱一包的香烟,深深吸了一口。“当然杀不死你,怎么,不敢抽还是不会?”

     一刻钟后,野人大叔手里又多了一根香烟,“小子,去长安。皇帝老儿还欠老子一个儿媳妇。”

     陈石头看着烟雾缭绕群山,“你没儿子,就一小草这么个闺女。”

     “一个徒弟半个儿,”野人大叔兴致不错,眯着眼说道。

     “小草怎么办?”陈石头笑道,“我可是答应小草日后要八抬大轿娶她的。”

     “小草自然是正房,至于皇帝老儿的闺女,你看着办,马马虎虎当个妾就够了。”

     陈石头愕然。

     陈石头带着小草终究是离开了这深山老林,虽然小草哭的跟泪人一样。

     那一天,野人大叔站在群山之巅,遥望长安。手中香烟不断,陈小子给他留了一屋子的这种东西,够抽。

     “虞姬,我把小草交给了陈石头。你会不会怪我?陈石头虽然没有盖世勇力,不过脑袋很活络,是个人精。看到他,就让我想起了那个人。不过陈小子又跟那人不同,还做不到绝情无情。小草跟着他不会吃亏。”

     野人大叔自语,一阵虎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白虎王走上山巅,乖巧蹲卧在野人身旁。

     尘世功名利禄,野人早已放下,一个连名字都能放下的九尺大汉,还有什么是不能放下的。

     转身向山下走去,大风起,风云变幻。

     而被野人夸奖的陈石头,正拉着小草小手,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市井小民模样,“这就是长安?也忒他娘的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