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富贵啊那个逼人
    乱世江湖盛,各色侠女侠男层出不穷。江湖上的风流事迹也多为人津津乐道,权当苦日子里的一点精神安慰。

     盛世江湖衰,湖中的野鲤变成家鲤,虽说不再容易半途夭折,但也因此无可避免的少了些灵性、野性。基本也不可能再出现那些能够一遇风云变化龙的江湖天骄。

     但是对于陈石头来说,江湖兴盛衰弱与否,他并不关心。家国在上,江湖在下。一万个人心中有一万种江湖,而一万个人只有一个家国。孰轻孰重陈石头心底自然有一个数。

     而且自打下山一路来到长安城,见惯了大奉王朝百姓的疾苦生活。也见识了许多徒有其名的江湖人物,陈石头打心底倒是希望大奉王朝再兴盛些。

     江湖,只不过是属于一些寻求另类权力游戏的人们最好的市场。

     没了,虽说可能会让天下少不少的枭雄式江湖人物,以及快意恩仇的江湖事。但是盛世百姓并不需要这些。

     只不过武比第一天,从野鲤身份变成家鲤身份而出现的中年男子。以及之前路上遇见的那个游侠儿。让陈石头感受到了一丝不同的江湖。

     中年男子离开江湖,因一句‘受人之命’承诺而再回江湖。最终不惜以死亡的方式来祭奠心中的那份江湖情。闯儒家学院,扰乱武比,陈石头不杀他,自然也会有人杀他。中年男子会后悔吗?陈石头不感觉这个最后逆转气机,一心求死的男子会后悔。

     游侠儿身在江湖不自知,终日挎着一把破剑一心找江湖。想学武,却找不到任何人指点。陈石头笑着问过游侠儿闯江湖图什么,难不成只是为了三天两头被人揍的鼻青脸肿。

     游侠儿也不恼,依旧揽着陈石头肩膀,说要成为高手。至于高手有多高,游侠儿说不清。更加不清楚自己成为高手后要干嘛。

     然后陈石头就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游侠儿,说他自己算不算一个高手。自然惹来游侠儿一阵翻白眼。

     ……

     从齐有方老掌教那里回来的陈石头,躺在床上睡不着。睁着眼看窗外的夜空!听着小师弟余方圆的微鼾声,轻声自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可是江湖也不只是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侠、义两字才是支撑起江湖的关键。”

     第二天,当黎明的第一缕阳光冲破天际,陈石头就穿衣起床。没打扰一夜没睡好,现在才睡下不久的方圆小师弟。轻轻推门走了出去。

     走在易院内,青砖瓦舍,古木老藤。

     闻到一股药香,源自小草的院子里。

     想到什么,陈石头笑着摇摇头,向那里走去。

     今日他不打算去儒家学院,至于会不会被人诟病,或者被人追责。陈石头不想去考虑,大不了就是自己被废除武比的资格。

     陈石头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在乎这份名额。

     吱呀——

     推开门,小院里,安小草蹲在地上,身旁放着一些木柴,正在熬药。

     “石头,昨天你受了不轻的伤。正好我之前在易院发现不少能入药的药材,熬上几帖中药后,想必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陈石头走过去,蹲在小草身旁,往里面添了一把木柴。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两人之间也不必说这些客套。

     “小草,今天我不想去参加武比了。”

     安小草神色恬淡,柔声开口说道,“那就不去了,正好一会儿你还有小师弟帮我打理一下菜圃。”

     陈石头点点头。

     早饭时,陈石头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齐有方老掌教。老掌教依旧笑眯眯的模样,没有说什么大道理讲给陈石头听。只是让他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

     临近中午时分,易院的后院那里,本是一片荒地。不过如今已经被小草打理成一片种着蔬菜花果的花园。

     一株年岁不比齐有方老掌教小的柿子树,坐落在荒地中央,临近旁边就是一块不大的水塘。如今水塘里也能偶尔看见几尾寻常河湖里的鲤鱼。

     “石头哥啊,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小草姐这么厉害!”余方圆小师弟提着一桶水,浇在一圃种着豆角的菜圃里。放下木桶,蹲在菜圃边上,喘了两口气。

     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方圆小师弟接着说道,“要是让我打理这些菜圃,浇浇水还行。可是除虫打理什么的,我可就是一窍不通了。石头哥,你说是不是女人都天生的这么厉害?”

     陈石头正弯腰蹲在种着青菜的菜圃里,手里拿着一把青草,除草来着。也不敢用锄,怕伤到青菜,只得用手一根根拔。

     抬头看向一脸汗渍的余方圆小师弟,笑道:“嘿,方圆小师弟,小草可没在这里。你这马屁拍的可是万万不到家。还有,你小子听谁说的女人天生就会种菜?把你按在这里,别说一个月,就是半个月,保准你学的不比石头哥我差。”

     余方圆小师弟憨笑着挠头。

     两人在菜园子里忙的不亦乐乎,因为已经到中午的时候了,小草去做饭去了。

     “石头哥,那边有个人在看我们诶。”余方圆小师弟开口提醒。

     陈石头正在给豆角枝桠掐尖,笑了笑,“那就让他看着去。”

     菜园外,一个年纪与陈石头相仿的青年,穿着低调华贵。正一脸好奇地看着师兄弟两人。他也是因为听说陈石头这两师兄弟事迹,才决定来易院见一面。却没想到,这两人跟老农似的,正在打理菜园子。

     齐有方老掌教背着手,慢悠悠走了过来,站到青年身旁,也是看向陈石头、余方圆。

     “齐师!”青年看到齐有方老掌教,颇为恭敬的说道。

     齐有方老掌教说道,“来这里,不怕你家大人动怒?”

     青年笑笑,“不怕的。”

     齐有方老掌教点点头。

     一刻钟后,陈石头、余方圆两人拍拍手,剩下没打理好的,需要下午的时间。

     “老师,您怎么来这里了。”陈石头明知故问说道,故意不去看齐有方老掌教身旁的青年。

     齐有方老掌教捋了捋胡子,笑道,“还不是因为贵客临门。石头,好歹跟人说几句客套话。”

     青年脸色隐隐发黑。

     陈石头恍然大悟,看向青年,“我就说嘛,刚才在打理菜圃的时候,就感觉背后一股逼人的富贵之气。原来是贵客临门啊!”

     青年脸色这次是彻底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