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a id="qatougwl"><xmp id="HnixB"><figure id="gsqpm"><sup id="iljmgwxrn"><dl id="myqpsfznel"></dl></sup></figure></xmp></area>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想要骂人的陈石头
    江湖事,家国事,对于长安城人来说,并不陌生。而这些事,最终也只不过是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中年男子一袭灰色麻衣,自春水湖踏水而来。

     在场观看武比的人,也只是心里稍稍有些震撼。最多见到陈石头、中年汉子两人一拳一脚竟能撼动偌大的擂台,也只是啧啧一声,今日算是见到高手了。

     却不至于大惊失色,以为是哪路神仙下凡。

     至于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活下来的校尉刘猛。更是对来人打心底兴致缺缺。这种武人,放到军队里,若是以为仗着一身本事就能所向无匹。只可能死的比寻常士卒更快!

     若非是碍于上面一些人的意思,中年男子胆敢擅闯武比场地。他早就命令手下将士抽刀杀人了!

     抚摸着刀柄,刘猛轻声自语,“上面的大佬纵容七风学院人闯入儒家学院,儒家学院到现在也没人出面。呵呵,长安城还真是一个好名字!七风学院的人也胆敢命令老子。真以为你们风光依旧?不过这个陈石头,若是能熬过这一关,得想办法招到军中才行。”

     刘猛口中的一关,自然并非是眼下的两人打斗!

     “分出胜负了!”儒家学院张灵臻,心思也是转动。虽然诧异中年男子的突然到来,更是惊艳对方的实力之高。但是张灵臻作为儒家学院有数的核心弟子,所想之事自然要更加深远。

     擂台上!

     陈石头立在中央位置,看着中年男子气息全无的倒飞出去,如同一个破麻袋般倒在地上,再翻滚几圈。

     心中并没有多大的波动。

     一个被迫脱离江湖二十载的江湖人,在鸟笼里被圈养的时间太长。今日冷不丁的撞上一个兴许还有那么点草莽气息的陈石头,为了重温一丝早就忘记的江湖岁月。不惜一切要撞破鸟笼,在陈石头身上找出哪怕一丁点的往日快意恩仇,虽死也无憾!

     这样的结局,让向来小气的陈石头只想骂一声你大爷的!

     揉了一下被震伤而烦闷的胸口,陈石头再看向七风学院人,眼神更加冰冷。第一次,有人让他产生了杀意!

     七风学院剩下的人,这时也没力气和胆量继续质问陈石头,匆匆抬走了中年男子。看台上的那些七风学院长老,则是脸色铁青,恼怒中年男子不成事的心态,要大于对同门的同情之意。

     “他没死!”陈石头见没人继续挑战自己,也没了继续再战下去的心情。走向小草还有方圆小师弟,冷不丁的开口说道。

     第一天的武比,也是在一群人心思各不相同的情况下,落下帷幕。

     向儒家学院外走去,张灵臻上来对陈石头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南宫红叶神色变换几次,冷哼一声跟着诸子学院的人离开这里。

     一路上,陈石头不开口说话。小草也不开口说话。方圆小师弟想说什么,张了几次嘴,看到陈石头脸色不好看,终究是没说出口来。

     小草来到陈石头身边,轻轻握住陈石头有些冰凉手,说道,“石头,想念江湖了?也是,虽然苦了点,但是比在这里自由多了。”

     陈石头笑了笑,显得有些牵强。方圆小师弟小脸顿时变得有些惨白!

     “我不会去江湖里面的,遭不了那个罪。今天的事,只不过让我感觉七风学院太恶心!”陈石头摇摇头,揉了揉低头不语的方圆小师弟脑袋,“再说了,我们都已经是易院的学生了。现在再想去江湖,还得拖家带口,带上一老一少,不被人笑话?”

     方圆小师弟脸色终于恢复了点红润。

     回到易院,陈石头三人跟齐有方掌教说了一些今天发生的事情。吃过饭后,小草就回自己屋去了。

     陈石头让方圆小师弟先回屋睡觉,自己就沿着院中小路,去找齐有方老掌教。有一些疑惑,他不好当着小草还有方圆小师弟的面说出来。

     房屋里还亮着油灯,陈石头未敲门,齐有方掌教声音传出。

     “石头,进来吧!”

     吱呀!

     推开门,陈石头走了进去。

     屋里东西不多,就一床,一书架,一书桌,两三椅子。

     “坐下吧,老夫可是专门泡了上好的茶叶。就知道你小子不来这里,睡不了一个好觉!”齐有方掌教笑着说道,老人脸上的表情在陈石头印象中,几乎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落座后,陈石头也不拐弯抹角,沉吟一下说道,“七风学院派一个江湖人去儒家学院,不可能仅仅是为了我?更何况,对方的出场方式,可以说是对儒家学院大不敬!更奇怪的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出面阻拦。”

     喝了一口茶,齐有方老掌教捋了一下胡子,开口说道,“这世界上,可不只是你我是聪明人。咱们爷俩儿都能看出日后的天下大势,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其他的各大学院,又怎么看不出来?不过你小子道行毕竟嫩,也不想想,这么大的一件事真要想做,需要多少的准备工作?”

     “天下士子、豪族、商贾、官员,可不是全都学儒学的!动一发而牵全身,你以为凭什么不大的长安城里能坐落八大学院!偏偏还只有儒家学院有资格紧挨皇宫?还不是先帝早在和霸王争霸天下时,就已经设下的局。就是在等着有一天可以顺理成章的罢黜各种能****王朝的教义,只留下儒学一门为尊。”

     陈石头有些不解的问道,“可是这些事,不是只要皇帝开口,就可顺利成章?”

     齐有方老掌教笑了一下,轻轻抽了陈石头脑袋一巴掌,“你小子真的以为这天下就是皇帝一人的?没有那些给他打天下的人,这会儿皇帝姓什么还不一定。皇帝想要独尊儒术不假,但若是天下人不同意,皇帝敢拧着天下人来?除非皇帝不怕天下再次大乱!”

     说完这句,齐有方老掌教莫名其妙接着说了一句。

     “大奉王朝先帝是真的雄才大略,几十年前天下大势还未定,就已经开始着手谋划几十年后的身后事。嘿,怪不得最后由他们朱家得了天下。”

     陈石头一愣,拍拍脑门,上辈子看多了明清历史。还以为这里的朝代,皇帝也是如同那时,权力滔天。

     “按您老人家意思,难不成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个局,是先帝在二十年前就布下的。现在只不过到了收局的时候。”

     齐有方感叹一声,“二十年前?只怕是先帝在一开始决定争霸天下时,就已经在开始谋划这件事了。陈石头,你可知道先帝出身?”

     陈石头摇头,他确实没有关注过这方面任何东西。

     齐有方说道,“先帝出身不说也罢,可是你应该猜不出来,先帝曾是鬼谷学说纵横两道的集大成者。只不过先帝曾是化名游学鬼谷门,先帝不说,现在的鬼谷学院自然不敢多嘴。”

     “合纵连横,可不仅仅适用于国家争斗,同样也适用于学派争斗。”

     陈石头震惊,并非不相信齐有方老掌教的所说。只是诧异,这世上真的有人肯花几十年来布一个局。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局即便在他身死之后,依旧在按照他的预计进行着收官阶段。

     想到什么,陈石头不能确定的说道,“七风学院自知日后大势,难不成此刻为了给皇帝留下最后一丝好念想,不得不弃车保帅。趁着与我之间的矛盾,派出江湖人。扰乱武比!从而让皇帝找出借口惩治各大学院!毕竟据我所知,不少学院都收留着不少武人!侠以武犯禁,今日之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哼,恐怕七风学院还对那个江湖人下了命令,要借此机会杀掉我。”

     “大爷的,这岂止是一石二鸟。简直就是一石多鸟!”